新宿扛把子。社畜。圈地自萌。熟读原著再来看同人谢谢。语言环境无中文,语法可能紊乱。但是周叶太好吃了。

© Turumiasa
Powered by LOFTER

【周叶】这锅我不背 2

·周♂叶♀,避雷事项参照前文

·由于这篇是脑洞太大的产物,逻辑漏洞会尽量填,填不上的地方……对不起,把它当成设定吧,抱拳了

·双向不是特别暗的恋前提

·文内序号仅用于方便我写文的时候分段

===========================================


03

 

  叶修一口答应了周泽楷马上去睡觉,并成功的把对方撵下了线,然而周泽楷这样的老实孩子显然摸不清这么深的套路。叶修的“马上睡觉”通常用于让对方放松警惕的场合,对方一松懈,一叶之秋马上提着战矛就杀个回马枪,保证那些个被抢了boss/爆了装备的人一辈子都记得。比如魏琛,比如黄少天,以及各位荣耀初期被一叶之秋和秋木苏荼毒过的玩家。

  荣耀第一区初期,是个黑社会横行,搅得整个游戏腥风血雨,民不聊生的时期。一叶之秋,秋木苏,索克萨尔,大漠孤烟这些名字在当时都是黑社会中坚力量,想起来都令人害怕得瑟瑟发抖。

  由于角色太有名,有些招就行不通了,只要一叶之秋的ID一出现必定引起全员警戒。

  啧,不好下手。

  魏琛带着蓝溪阁一个团严阵以待,如临大敌。这厢一叶之秋头上悠悠的冒出一个文字泡:我要睡觉了,都散了吧。说完她就真的下线了。

  一叶之秋说的话可信吗?那必然是不能的。但是boss就在眼前了,打不打?打!

  魏琛心里一合计,大手一挥,别盯着了,开boss!于是一群人吭哧吭哧地打boss,期间跟霸气雄图打了一架,跟中草堂打了一架,蓝溪阁牢牢地拉着boss,势在必得。

  眼看就要红血了,魏琛突然感觉背后一阵恶寒,打了个哆嗦,耳机里忽然传来一声大叫。妈的刚刚跟中草堂干的时候boss被人拉走了!魏琛眼前一黑,问,好好的一个T,拉不住仇恨?

  对方说不是啊,T被一叶之秋给杀了,我们拦不住他。

  魏琛骂了声娘,拉开好友列表一看,一叶之秋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上线了,系统提示音被淹没在各种技能音效和交谈声里,压根没注意到。

  这人简直阴魂不散!魏琛险些把桌子都踢了,压住火气问,嘉王朝的人来了?

  没,就他一个,哦,还有个剑客,但是不是嘉王朝的。

  剑客?魏琛摸了摸满是胡茬的下巴,又是秋木苏的小号?

  听声音好像不是……那剑客话特别多,一叶之秋还骂他,可能是个乱入的。

  哦?不是一叶之秋的人啊,那可以认识认识,ID叫什么?

  叫什么,哦,夜雨声烦。

  魏琛记下这个ID,准备一会儿去看看,在此之前还有另一件事。他点了一叶之秋私聊。

  你他妈不是睡觉去了吗?这会儿干嘛来了?梦游啊?魏琛噼里啪啦地打字,脏话还被和谐成了**。

  一叶之秋:哎,这你也信,是不是傻啊

  靠!!!

  魏琛大怒,你他妈骗就骗了,还要侮辱我的智商?一叶之秋你欺人太甚了吧!

  这前前后后与一叶之秋的交锋中,被她坑蒙拐骗几次,也基本上摸清楚这是个什么人了。那时候大家都玩猥琐,一叶之秋就厉害了,她不仅猥琐,还要反过来说你傻B。魏琛气得破口大骂,她说,呵呵,手下败将。

  忒气人了。

  好在后来有了职业联盟,这些黑社会们大多都进了职业圈,在里面继续搞天搞地,倒是普通玩家松了口气,不禁为这拯救苍生的功绩鼓起掌来。

  综上所述,这些远古历史让我们懂得一个道理,叶修打游戏的时候说的话多半是放屁,另一部分是垃圾话,剩下的能相信她的部分,只有你跟她组队的时候才能听见。她关掉聊天窗口,点开了荣耀,一直玩到了第二天早上才被陈果从电脑前拎起来赶去睡觉。

  精神高度集中很长一段时间后突然放松下来的反应就是特别困,困到无法思考,整个人几乎处于戳一下动一下的状态。

  叶修被推进浴室的时候表情还很茫然,不过陈果细心地为她准备好了洗漱用品,甚至还准备了一件干净的棉T恤给她当睡衣,好久没有被这样照顾过的叶修站在原地愣了一会儿,恍惚间感觉自己好像回到了家里。

  老板娘看着挺厉害,人倒是真不错。叶修很快冲了个澡,套上睡衣钻进被窝——这姑娘的被子轻飘飘又软绵绵的,像一团云,还有点香味,叶修本来就困得不行,睡眠环境又过于舒适,她几乎是沾到枕头就睡着了。

  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再一次黑透,叶修换上衣服推门下楼。网吧里竟然很安静,连一楼都没有开灯。

  难不成一觉醒来世界末日了?

  叶修加快脚步走下去,倒是渐渐听到了电视节目的声音。网吧里聚集了不少人,还隐隐约约听得到抽泣声。叶修实在是看不下去缅怀自己的特别节目,她内心很清楚自己要做什么,无论嘉世的发言人如何声泪俱下地细数叶秋大神的丰功伟绩,如何卖力地做出一副为她的离开感到悲痛欲绝的表情,叶修内心都是两个字:呵呵。

  但是粉丝的悲伤是完全不作假的,从第一个人发出抽泣声开始,低落的情绪就在整个网吧里蔓延,叶修看着他们为自己难过的样子,很难不动容。特别是有个人高马大的哥们儿哭得都蹲在地上了,叶修很想说你这哭法,活像叶秋不是退役而是去世了一样。只是她看着看着喉头就有些哽咽,人太容易被别人的情绪感染了,即使叶修其实根本没有为自己退役这件事生出过半点悲伤,要说有,最多也就是有些心酸罢了。

  大概是有过太长时间的心理准备,在走出嘉世大门的时候反而有种这一刻终于来临的感觉。叶修其实没有多少自己是游戏大神的实感,她只是知道自己粉丝很多,非常多,却跟他们没有一点接触。也许他们之中的很多人都曾经跟她擦肩而过,甚至是有过一两句交谈也不一定,然而他们并不知道那就是叶秋。

  她不止一次偶然或者无意的听见过那些闲言碎语。

  叶秋的粉丝真可怜,连他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万一是个猥琐大叔呢?不会觉得膈应吗?就这样也敢喜欢他?

  整个职业圈里,最惨的就是叶粉吧?无论怎么给他加油,他都没有半点回应啊。

  叶粉掐架这么凶,可惜你们叶神根本看不见吧,嘻嘻嘻。

  诸如此类,可以算得上是恶毒的话,她看过很多很多。那时候叶修的目标很明确,我只是想打荣耀而已,至于别人讨厌我还是喜欢我,都无所谓。只是在打网游的时候,她听到的骂声比较多,而此时此刻在这里聚集着的,都是真心实意为她离开而哭泣的粉丝。

  叶修狠狠地抹了把脸,眼眶周围全是没来得及收回去的泪水。直到新闻发布会结束,屏幕里又放起了特别节目,全是剪辑的各种一叶之秋比赛时的精彩片段。直到这时网吧里的气氛才不那么沉重了,叶修抽了张纸把自己的脸弄干净,轻手轻脚地绕过人群偷偷溜出去准备抽根烟。

  门外竟然还站着一个人,叶修本来心里就有点乱,也没注意着看路,差点迎面撞上去。还好她反应神速,脚步一偏绕过对方,低低地说了声不好意思。声音还有些止不住的颤抖。

  不料对方却突然伸出手拉住了她。

  叶修抬头一看,这人身材挺拔,个儿还高,穿得也挺讲究。就是半张脸埋在围巾里,高挺的鼻梁上架着副没有镜片的眼镜,外衣的帽子还拉起来盖在头上,包的严严实实。唯一露出来的那双眼睛倒是非常好看,就是不知怎么的眼神有点委屈。

  定睛看了会儿,她就惊了,这孩子胆子都肥成什么样了,敢在网吧门口晃?是不是不记得自己是谁了?叶修迅速地环视一圈确定没有人注意到这边,赶紧把他拉到门外背着光的小角落里。

      “小周你怎么来了?这里可是网吧,多危险啊!”

  周泽楷沉默着扫了一眼叶修的衣着,伸手把自己的围巾解下来,戴在叶修脖子上。米色的格子围巾上还带着周泽楷的体温,很暖和,还是羊绒的。叶修忍不住用下巴轻轻蹭了蹭,太软了,毛绒绒的,真舒服。

  见叶修顺从的戴上围巾,周泽楷显然很开心,他的笑容在并不明亮的灯光下看起来简直镀了层圣光,整个人帅得冒仙气。

      “前辈,退役。”他说着还咬了咬下唇。

  叶修顿时有点理解那群天天喊着要给周泽楷生猴子的粉丝的心情,颜值高到一定境界已经具备了做什么都会被原谅的被动技能,而周泽楷显然已经将这个技能点满了。刚刚想教训一下他要好好训练,别为了这点事儿就专门跑一趟的叶修顿时什么都忘了。

      “想见你,就来了。”周泽楷说着,忽然倾下身轻轻抱住了叶修。

  周泽楷在门口肯定也看到里面的情景了。叶修默默接受了后辈的安慰,从粉丝身上感染到的悲伤气息还没有完全褪去,她不知道自己的眼睛还红着没有,要是被人家看到一脸哭相,前辈的威严还要不要了?虽然那种东西到底有没有也是个问题。

  就是不知道昨天穿过的衣服现在有味儿没有,如果有的话那实在是太尴尬了。叶修想着,赶紧在周泽楷耳边道:“小周,我饿了,咱们去吃饭吧?”

  网吧对面的小饭馆里没什么人,菜一上来老板就缩到后厨去了,剩下叶修和周泽楷大眼瞪小眼。叶修在看菜单的时候偷偷瞄了一眼周泽楷的侧脸,啧啧,这鼻梁挺得,整容都不敢这么垫。他好看得不带一丝烟火气,跟这个墙上被油烟染黄,地板还有点粘哒哒的小饭馆放在一起,画风迥异,格格不入。

  周泽楷倒是完全不介意,他撕开消毒餐具的塑封,倒了些热茶在里面,将碗筷都涮了一遍才放在叶修面前。他做起事来手脚麻利,动作飞快,那些茶水被他翻腾翻腾就不知道滑去了哪里,直到它们被倒进垃圾桶里响起来了水声,才知道原来没有全数被撂飞出去。

  四体不勤的斗神大大立即给肢体动作比嘴皮子利索一百倍的枪王大大点了个赞,

  叶修是真的饿,她已经快二十四小时没吃东西了,几乎都饿过了头,硬逼着自己喝了碗汤才渐渐让胃苏醒过来。周泽楷在一旁给她盛饭夹菜,明显是来的时候就吃过了的。叶修吃饭的样子挺斯文,大概是从小养成的习惯,她一口一口吃,周泽楷就在旁边看着,没有半点无聊或者不耐烦。

  两人一个吃一个看,心都挺宽的,也不觉得尴尬,周泽楷就真的一直默默地陪她吃饭,再一路把她送回网吧。就好像他大晚上的专程跑一趟H市就是为了陪她吃顿饭似的。

  叶修问他今晚还回去么,周泽楷表示要回俱乐部的。闻言叶修扒着周泽楷的手机看了眼时间,现在回去S市还不算太晚,毕竟离得近,也就没有挽留,只是拉着他嘱咐了一番路上小心,到了QQ说一声之类的。周泽楷一一应下,很是乖巧。

  只是叶修说什么都不让周泽楷送她到网吧门口,非得看着他上了出租车去动车站才肯走。周泽楷也不坚持,大晚上的很好拦车,他对叶修点点头就要坐进去。

      “小周。”

  叶修突然叫了他一声,周泽楷一侧身,脖子就被她抱住了。她身上的衣服软软的,身子也软软的,她离得太近了,以至于枪王的大脑有了一瞬间的短路。他还没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情况,脸上就被轻轻地触碰了一下。

  像羽毛拂过一样轻柔的吻。

      “我回去啦,拜拜!”

  周泽楷坐在车里还有点懵,当他想起来刚刚发生了什么之后脸迅速的红透了。他用手背挡住脸,脸上烫得要命,心跳得飞快,明明什么都没有,却感觉到了空气中令人愉悦至极的甜味。

  出租车司机夜班经验丰富,这点尺度的画面在他眼里连毛毛雨都不是。他一脸司空见惯的表情,非常亲切地与周泽楷攀谈。

       “女朋友?挺漂亮的嘛。”

  周泽楷一秒犹豫都没有就嗯了一声。

“就是看着年纪忒小,小哥儿你读大学了吧?你女朋友是高中生?”

  周泽楷愣了愣,觉得关于自己高中毕业没考大学,去当了职业电竞选手这件事解释起来有点艰难,便直接跳过这个问题回答了下一个。

      “她……比我大一点。”

  司机很快接话道:“哦哦哦!女大三,抱金砖嘛!”

  接下来的一路上都是司机在絮絮叨叨地给周泽楷讲故事,周泽楷时不时嗯一声,一个不停地说话,一个只是听着,竟然也能愉快交流。周泽楷下车的时候耳边还在嗡嗡响,这师傅……估计是出租车司机界的黄少天吧?

  叶修回到兴欣网吧的时候缅怀叶秋同志特别节目已经结束了,陈果刚刚不知道躲哪儿哭去了,眼睛里还有血丝,但是此时她却嘿嘿的笑,看得叶修有点不好的预感。

      “小叶,你男朋友来找你呀?”

     “啊?”叶修一想,准是周泽楷刚刚走得太近被她看到了。但是这其中的关系解释起来更麻烦,索性干脆的点头。

     “嘿嘿,我看到啦!虽然看不到脸,但是感觉挺帅的哎,还高,吻别什么的,哎哟年轻真好啊~”

  叶修哭笑不得,“老板娘,你也还没结婚吧……”

  陈果老神在在地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叶修同志,老实交代,他是谁!既然是你的男朋友……应该也是职业选手吧?哪个战队的?”

  说着捧住了脸,“是不是嘉世的选手?啊,不会是叶秋大神吧?——我就是随便想想啦,你不要那样看着我,开个玩笑嘛。”

  陈果大概是想活跃活跃叶秋退役带来的沉重气氛,只是用力有点过猛,叶修倒是完全没什么,看到她为自己这么难过也有不忍心说穿。不过跟叶秋——她脑补了一下弟弟的脸,我的妈,那得多不孝啊,是想把老头子气死好继承他的遗产吗?

      “既然都被你看到了,那我就直说了吧。”叶修十分配合地正色起来。

     “卧槽,不会真的是叶秋吧?”陈果又开始脑补,叶秋的女朋友会流落网吧?难不成叶神是个渣男???

     “是周泽楷。”叶修说。

     “切。”陈果顿时泄气,脖子一扭就趴在了桌子上。

  叶修十分莫名,“怎么了,你不喜欢周泽楷?”这倒是新鲜,广大女粉丝都是看脸的存在,就算支持的选手五花八门,也并不妨碍她们舔周泽楷的颜,倒是没听说过哪个女粉丝特别不喜欢周泽楷的。

     “你这也编得太离谱了,轮回在S市,周泽楷怎么可能出现在H市啊。”陈果摆摆手,“编也编个像样的啊……算了算了,不闹你了,快去准备上班吧。”

  叶修只好钻进前台,打开电脑干起了正事来。心说我可是句句真话,肺腑之言,竟然没人相信?简直岂有此理。

04

 

     “这就是你新招来的人?”

     “看起来年纪好小啊,啊?二十五了?皮肤好看着就是年纪小啊。”

     “哎呀,好像被我们吵醒了……”

  其实也并不是完全被说话声弄醒的,叶修这一觉比之前睡得还长,熬夜导致的头痛DEBUFF已经完全消失了。她伸手揉了揉眼睛,适应了一会儿光线才睁开。

  一个没见过的短发美女扒在床边看她,后面还站着陈果。

     “你好呀,我是唐柔。”短发美女非常亲切地伸出手,叶修还有点晕,不过随便联想一下也知道了她应该是这个房间原来的主人。鸠占鹊巢的叶修有点不好意思地跟她握了一下手。

     “你好。”

     “饿了没?起来吃点东西?”唐柔指了指床头柜,上面摆着打包好的豆浆油条,淡淡的食物香味轻而易举的唤醒了叶修的胃。

  昨天晚上吃的东西早就消化光了,既然有热乎乎的早餐她当然不会拒绝。一手豆浆一手油条的吃了几口,叶修才想起来得把床还给人家,唐柔却不甚在意地表示没关系。

     “你要不就跟我一起住吧,反正床挺大的,你这么小小一只肯定挤得下。”

     “不用不用,我很好养活的,睡沙发都可以。”叶修赶紧拒绝。苏沐橙小时候还经常半夜来爬叶修的床,她长大后叶修就是一个人睡觉了,身边有人就老怕挤着人家,搞得自己也睡不好。

  唐柔也没坚持,反正到了晚上把叶修赶上床就是了。倒是陈果十分积极地怂恿叶修跟唐柔打一把荣耀。

     “你也玩荣耀?”提到荣耀,叶修顿时来了兴趣。

     “没有,我不会玩的。”唐柔笑。

  陈果却是干脆道:“小叶你别听她谦虚,她很会玩的!”

  叶修虽然疑惑,这一个说不会玩一个说会玩的,到底是会不会啊?不过荣耀对她来说跟吃饭睡觉一样是生活必需品,索性踩着拖鞋,简单洗漱了一下,披上一件看着挺暖和的毛绒绒的外套就下去开电脑了。

  她的行李都是苏沐橙给偷渡过来的,东西不多,也就塞了一个行李箱,把生活用品和冬天的衣服带来了,别的都打包封箱塞在苏沐橙的房间里。叶修身上这件长到膝盖上面一点点的大T恤简直是居家打游戏必备良品,掀开被子穿个外套就可以出门,她十分满意。

  唐柔已经开着陈果的逐烟霞在竞技场等着了,叶修麻利地插卡上线一气呵成,陈果看到君莫笑的时候还很是惊讶了一会儿。

    “你昨晚已经20级了吧?还没转职?”

    “我玩散人。”叶修说。

    “散人?散人怎么玩啊?”

  叶修一边跟她解释,一边注意着唐柔。这姑娘从始至终都是静静地听着她们对话,也不插嘴,八成是根本没怎么听懂。

  看起来还真是对荣耀不怎么了解啊。

  所以她到底会不会玩,叶秋大神竞技场虐菜算是个什么事儿啊?这要穿出去还有脸继续混吗?叶修悄悄压低了声音问陈果,“她真的会玩?不需要我让着她吧?”

  陈果大手一挥表示不用,并在屏幕上指指点点让唐柔邀请君莫笑。

  叶修的操作自不用说,令她有些惊讶的是唐柔虽然手速很快,但是协调和意识基本没有,几乎是被君莫笑全程压着打。叶修哭笑不得,刚不是还说不用让着吗?这姑娘可是真不会玩啊。

     “不打了吧?”

     “为什么?”唐柔丢过来一个询问的眼神。

     “原来你真的不会玩。”

  这句话说得是有点不太中听,唐柔仅凭手速就可以虐爆许多手残玩家,在陈果心里她虽然够不上高手级别,但肯定不能算不会玩。她刚要替唐柔说几句,却听唐柔噗的一声笑了。

     “是呀,我不是一开始就说过了吗?”

     “喂喂,可是小唐还帮我过了神之领域的挑战呢,她不会玩,那我算什么?”陈果很是不高兴。

  叶修想了想,“嗯……她手速很快。”

     “还有呢?”

     “……长得漂亮?”

  这基本上可以算是垃圾话了,但唐柔并不生气,甚至还觉得叶修直白得有点可爱。她头发都没梳,睡得有点乱蓬蓬的,想不出话来的时候就看一眼天花板,一本正经的说你不会玩的样子很是有一种反差萌。不过她全神贯注打荣耀的时候极其认真,操作也是真的非常非常厉害,跟陈果之前让她去打的那些高手完全不是同一个水平的。

  叶修的攻击很有压迫感,唐柔知道自己手速很快,她能轻轻松松的赢,是因为对方出招没有她快,大招都没使出来就输掉了。在刚刚的PK中,唐柔越打越心惊的是,她每次提高手速,叶修就跟上来,好像她永远都有提高手速的空间,让人猜不透她的极限在哪里。论手速,她们看似旗鼓相当,但唐柔觉得这还不是叶修的实力。论经验,唐柔只有被吊打的份儿,就像叶修说的,不必再打了,没有胜算。

  唐柔侧头看着叶修又投入到了轰轰烈烈的升级打副本的大业中去,她看起来一副懒懒散散的表情,眼神却很认真,光是坐在她旁边就能感觉到她是多认真的在玩这个游戏,哪怕她打的只是新区的一个低级副本。

  所以这个游戏到底是哪里有趣?唐柔突然对这个陈果锲而不舍地卖安利,她却一直兴趣平平的游戏有了一点兴趣。

     “果果,要不我也跟你们一起玩荣耀吧?”

  陈果心花怒放,她诱拐唐柔来打荣耀不是一天两天了,没想到跟叶修打的这一场还有如此效果!她赶紧去拿了一张账号卡,陪唐柔创建角色,唯恐她突然反悔似的。

  叶修在打游戏的空隙看着她们折腾也觉得有趣,她突然想起了荣耀第一区刚开服那会儿,自己也是这个样子的吧?创建角色的时候有一种特别的乐趣和成就感。

     “你准备玩什么职业?”陈果迫不及待的问。

     “还没想好啊。”唐柔说。

  陈果和唐柔在一旁纠结专职问题,叶修这边则整理起了自己的仓库,她挣了不少材料,正好统筹一下还差多少能给千机伞升级。

     “对了,你经常讲的那个,你说的是最厉害的,什么神的那个, 那是什么职业?”

     “斗神一叶之秋!”陈果脱口而出。一边的叶修隔着耳机听见了,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陈果又陷入了刚得知叶秋退役那会儿的情绪里,叶修可不想再来一次了,赶紧对唐柔道,“一叶之秋是战斗法师,怎么,你想玩吗?”

     “好呀!”唐柔很爽快,不过叶修估计她根本不知道荣耀里都有些什么职业,与其看得眼花缭乱,还不如定好一个目标,虽然草率了些。

     “这个我可以教你啊!”叶修说。

     “小叶以前玩的也是战斗法师?”陈果倒是想起来叶修说过她是职业选手来着。

     “是呀,不都说了嘛,我就是叶秋啊。”

     “哎,你怎么又玩起来了……”

  陈果仍是觉得叶修在开玩笑,立马堵上了她的嘴。倒是唐柔把这句话听了进去,叶修说话的时候一脸坦然,总感觉她好像并不是在插科打诨。

       

============================================

·排版太痛苦了,word段落开头转空格的功能只转了文字开头,标点符号开头还是顶满的,只能手动排了。

·在车上看了一遍前文,语死早简直不忍直视…不过写文可以帮助我快速找回中文语感…相信我后面写的部分真的感觉好很多。

·谢谢各位的喜欢,每条留言我都会回=3=么么。


评论 ( 24 )
热度 ( 25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