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宿扛把子。社畜。圈地自萌。熟读原著再来看同人谢谢。语言环境无中文,语法可能紊乱。但是周叶太好吃了。

© Turumiasa
Powered by LOFTER

【周叶】这锅我不背 3

·周♂叶♀,避雷事项参见前文

·如有逻辑不明的地方,都是我胡扯的锅


============================================

05

 

     “说了这么多,好像你们谈过似的,我看这儿除了方明华,也就队长看着像是有经验的了!”

  突然被点到名的周泽楷呆呆的转头看向说话的杜明,满脸都写着不解。轮回众人都已经习惯了英明神武的队长大人场下经常放空这件事,这点简单的表情是完全可以解读的,杜明十分上道地重复了一遍他们刚刚讨论的问题。

     “队长肯定谈过恋爱的,有过接吻的经验吧?”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一群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游戏宅之间的日常是经历了什么才过渡到这种话题上来的,周泽楷还是认认真真地思考了一下,“吻……脸颊,算吗?”

     “不是吧,这么纯洁?!”杜明哀嚎道。吕泊远照着他的头就是一下,“你以为队长是你啊?满脑子黄色废料?”

     “只是亲脸颊的话,说明关系还不到那个程度?”江波涛摸着下巴说。

     “嗯?”周泽楷发出一个询问的单音节。

  过来人方明华在这方面显然极有经验,解释道,“队长的女朋友每次都是亲脸颊吗?也有可能是她比较害羞,在等你吻她。”

     “一次。”周泽楷说。杜明立马大呼小叫不可能,对着这样一张脸怎么可能没有想法,她一定不是真的爱你!

  这下周泽楷的表情严肃起来了,那边杜明已经被众人按在地上摩擦,净TM瞎说话!这种话是随便能说的吗?队长一看就是情深似海的人,这得对他造成多大的伤害啊!(曾经说过周泽楷一定花心的黄少天:……)

  江波涛抹了把汗,“小周,你谈恋爱是什么时候的事啊?”

     “不算……恋爱。”

  江波涛:???还没谈上就亲脸颊?人长得帅就能这样吗?

  周泽楷低下头,心里有点乱。他可以确定自己是喜欢前辈的,如果不喜欢的话怎么会心跳加速?但是他们确实没有在谈恋爱,那么前辈那个吻其实只是在单纯地表达……嗯……感谢吗?

  轮回王牌的呆毛瞬间耷拉下来,整个人都焉掉了。训练室里的众人倒吸一口冷气,虽然不知道队长的内心发生了什么,但是看起来后果好严重啊!他们进行了一番严肃的电波交流后,又把杜明拖出去揍了一顿。

 

  在兴欣网吧的日子比叶修想象中的要好很多,老板陈果对她照顾有加,唐柔基本上把她当成了妹妹,不过实际上她年纪应该小一些?这个不是很重要的问题在叶修脑子里出现了一瞬间就被丢到不知道几重天外去了。总之她现在的生活就是吃饭睡觉打荣耀,偶尔苏沐橙全副武装着过来看望她,更多的时候是两人连同唐柔一起打荣耀,这种生活模式放在她刚出来那会儿简直想都不敢想。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古人诚不欺我。

  不过比较尴尬的是网吧就开在嘉世对门,刘皓带人误入过一次,好死不死叶修正在值班,他趴在前台言语间明里暗里挤兑叶修,被几个熟客注意到了,一个留着莫西干头的大兄弟大喊一声,哪里来的小流氓骚扰我们前台美女?

  这边唐柔还没来得及说话呢,刘皓他们几个加起来都拧不过人家一条花臂的,狠话都来不及放,被一路追出网吧,吓得落荒而逃。为了不暴露身份还不敢对直跑回嘉世,沿着门口的大街就跑得没影了。

  叶修老神在在地坐在电脑前,端着杯花茶吹了吹,抿了一口,觉得这出戏看着挺可乐的。她把这事儿说给苏沐橙听的时候,对方笑到把桌子上的水杯都打翻了。

  只是叶修在网游里搅得第十区腥风血雨不得安宁,目标简直不能更明显,她也没刻意隐藏身份,嘉世猜到君莫笑就是叶秋也完全是预料之中。只是为了她搞得影响到了比赛状态实在是反应过激了些,苏沐橙为此还笑她这也是另一个意义上的红颜祸水。

     “恋爱经验为零的红颜祸水?”黄少天噗之以鼻。

     “哦?剑圣大大的情史一定很丰富咯?”叶修立刻反击。

     “怎么可能!我可是……算了算了不说了,打了荣耀哪儿还有恋爱可谈,哎老叶你给我弄点宵夜呗?饿死我了,晚饭都没吃就过来给你刷副本。”黄少天摸了摸自己瘪瘪的肚子,露出一个求投喂的表情。

     “恋爱经验为零的红颜祸水只有一包榨菜,凑合吃吧。”叶修说着丢了包焉了吧唧的榨菜给他。

     “我靠,你这也太记仇了吧!我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跑来给你刷埋骨之地的副本,你就请我吃包榨菜?怎么着也得给我泡个面什么的吧!我们以往相约半夜路边摊吃小龙虾烤生蚝扇贝撸串干啤酒的情谊呢??”

  叶修看也不看他,冷酷道,“谁跟你干过啤酒?你脑子还清醒着没?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的剑圣大大,让我这个一个月一千八的小网管请你吃饭?”

  黄少天的气势一下就下去了,还颇有点小心翼翼地去看叶修。

      “……要不,你想吃什么,我去买?”

      “我不饿,一会儿再说吧。”叶修也觉得有点别扭,好像她在卖惨似的,赶紧结束话题。但是黄少天显然憋了很久,现在坐在叶修旁边开电脑,嘴上还在滔滔不绝。

     “不是我说啊,嘉世这确实有点过分了,一群大老爷们欺负小姑娘他们的良心都不会痛吗?不过你为什么要退役啊?再怎么着也试试转会啊,虽然我们蓝雨不差人了,不过我看轮回啊烟雨啊之类的战队完全可以给你一个位置的嘛。”

     “我走了,沐橙怎么办?而且我都这个年纪了,打不了几年也要退役,你觉得我转会的话,嘉世不会坐地起价让他们不敢要我?”

  叶修考虑得非常清楚,黄少天也不好多嘴,转而骂起了刚刚比赛打得跟屎一样的刘皓来。

  说到轮回,叶修的眼前又出现了周泽楷在网吧门口等她的样子。也不知道他坐了多久的车,又在那里站了多久,训练了一天一定也很辛苦吧?他突然出现在H市……难不成是为了自己专程过来的?

  她很快又告诉自己别多想,也许只是临时有事,顺便来看她也说不定。

  黄少天熟练了新打法,嘴上又开始叭叭叭,一阵乱扯闲聊,什么王杰希退役后可以去给人算卦啊,蓝雨食堂最近天天都在做秋葵他怀疑是谁跟他过不去之类的,转了一百八十个弯又拐到了比赛上去。

     “轮回这赛季可猛了,说起来老叶你之前是不是还夸过周泽楷来着?我去,我跟他打,他一句话都不说,搞得像我在讲单口相声一样!不过操作是真的厉害!”

     “小周差的也就是一个冠军了。”叶修说。

     “可不是吗,他现在人气可高了,又是代言又是拍广告的,小姑娘好像就喜欢这款,叫什么,高冷?哎队长可真是慧眼如炬,这家伙的商业价值也就苏妹子能比一比了。”

  高冷?

  周泽楷腼腆地笑着叫她前辈的样子浮现在眼前。叶修嘴角抽了抽。

      “小周只是不爱说话,表情还是挺丰富的,谈不上高冷吧?”

      “他还不高冷?还不高冷?我跟他说半天话他都不理我!群里好不容易看他出来一次还要呵呵我!你说他是不是故意的!”黄少天义愤填膺道。

  叶修倒是笑了,“这还不明白?人家嫌你烦呗。”

      “我靠!还能不能做朋友了!叶修!”黄少天这声儿大了点,惹得好多人都扭头过来看他,虽然这片黑漆漆的没开灯,隔着那么远谁也看不清他长啥样,但做贼心虚的黄少天还是抱着头趴在了电脑前。

      “……少天大大,瞧你这点出息。”叶修像摸小点那样摸了摸他的头,引来黄少天一阵吱哇乱叫。

  叶修拿过外套站起来,“我去抽根烟,一会儿回来正式刷记录。”

06

 

  两座建筑物的夹缝里没有路灯,叶修指间一点红色的火光忽亮忽灭,由于看不到吸到了哪儿,直到手指已经感觉到灼热她才猛然惊醒,将烟蒂扔到地上踩灭了。

  叶修揉了揉眉心,自嘲的笑了一声。

  才多久啊,就开始想了,难道是真的太多年没有谈过恋爱,跟后辈小帅哥才刚刚有点苗头就完全陷入了恋爱状态?

  叶修人生的前二十五年,确实没有谈过恋爱,一次都没有。这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毕竟叶修这样长得不错,性格也随和的姑娘,身后一定是有一群人排着队追的。追的人是有的,告白也是有的,无奈叶修家里有个一表人才的弟弟——亲生的,写作姐弟读作兄妹的那种,两人从小到大,拌嘴归拌嘴,吵架归吵架,叶修要是被哪个男同学追,哇,那可不得了。

  叶秋跳起来就把人直接拖厕所揍了一顿,我家种的白菜,我可以说它不好吃,但是你要敢来偷菜,我就揍你丫的。自从到了青春期,那更是变本加厉地防火防盗防男人,生怕哪里冒出来个臭不要脸的贼就把他种的小白菜给挖走了。

  在叶修委婉的表示,你姐以后大概还是要嫁人的,所以现在需要一点经验的时候,叶秋表示非常受伤,一个个的都嫌我烦,这个家没有我的位置。要不我还是离家出走吧。

  这哪儿行?叶修一看要遭,当天就拿了叶秋准备好的行李,跑路了。

  其实她本来是想去朋友家住几天就回来的,但是铺天盖地的荣耀宣传广告花了她的眼,于是她一头扎进了网吧。叶修打了两把游戏,茅塞顿开。谈什么恋爱?是荣耀不好玩还是泡面不好吃?

  再后来,她就遇到了苏沐秋兄妹,在外面的日子意外的很有趣,也难得叶修这样从小娇生惯养更别提吃什么苦的大小姐竟然很好养活,一边打游戏一边养自己还混得风生水起。然后……苏沐秋突然没了。

  鼻子里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叶修抱着哭得累到昏过去的小沐橙,认真的考虑要不带着沐橙回家吧?不仅不用担心温饱,还能被照顾得很好。但是她又很不甘心,合约都拿到了,难道就这样放弃?家里肯定不会同意她职业打游戏,毕竟她爸妈都把她的人生规划得很好。养个小公主,再找个好人家嫁了,如果找不到好人家就继续养着,反正无论如何都没有放任自家小公主出去打游戏这一条。

  可是我还有想做的事情。叶修深吸了一口气,把胸口的闷痛统统压回去。

  从被通知到医院开始,一切的事情都被叶修一力承担,她在急救室外等到的是被盖上白布的苏沐秋,医生说送过来的时候就已经不行了,请家属节哀顺变。叶修点点头就去了楼下开具死亡证明,接着去帮苏沐秋注销户口,联系殡仪馆,她处理这些事情的时候冷静得可怕。苏沐橙在家里昏睡了一天,醒来的时候叶修正坐在床边打电话。

  房间里太安静了,以至于电话那头的人说的话苏沐橙都听得一清二楚。

  对方报了一串像门牌号一样的数字,接着又报了一个价格,金额很大,以往苏沐秋和叶修两个人给人代练一个月挣的钱也只够付个零头。

  叶修却眼睛也不眨地说,好,就这个了。

  苏沐橙不敢出声,原本她以为的未来都变得虚无缥缈起来。哥哥真的死了,而叶修其实与她非亲非故,她知道叶修是离家出走才住到他们家来的,现在没有哥哥了,叶修是不是……会回家去?

  叶修随手将手机扔在一边,一扭头就看到苏沐橙眼巴巴地瞅着她,包了好大一团泪水,忍着不让它们掉出来。

  她伸手摸了摸苏沐橙的头,脸色过于苍白,眼下的乌青明显得吓人。她说,沐橙,这是我最后一次用家里给的钱,以后我做了职业选手就没法通宵给人代练了,你跟着我,可能会过得很苦,你愿意吗?

  苏沐橙瞬间嚎啕大哭,一边点头一边用力抱住叶修的腰把脸往里埋,眼泪鼻涕都抹在叶修的衣服上。

  叶修手足无措地帮她顺气,生怕她呛到自己,嘴里还贫。哎哎我都两三天没换衣服了,你也不嫌脏。

  苏沐橙只是哭,她抱着叶修,心里更难受了。叶修的腰好像又细了不少,这段时间一定没有好好吃过饭,她这么单薄,还要肩负起那些本不应该她来承担的责任。

  如果我能帮上一点忙,叶修就不用这么辛苦,但我一点忙都帮不上。

  叶修倒是没觉得自己辛苦,她已经感觉不到这些了,直到站在苏沐秋的墓前她才有了一点“原来这家伙真的死了”的实感。她看着苏沐秋下葬,一个小小的骨灰盒被封在了墓碑底下,工作人员问她有没有陪葬品,她想了想,把秋木苏的账号卡丢了进去。

  苏沐橙望着她看似云淡风轻的脸,说,叶修,你想哭就哭吧。

  叶修也不管旁边有没有人,就地蹲下,摸出烟和打火机,给自己点了一根并狠狠地吸了一大口。烟味过了肺,疲劳感稍微减轻了些,她才慢悠悠地开口。

  总不能两个人都任性,谁来管事呢?她说。

  她的声音不太平稳,用没夹着烟的那只手捂脸捂了好一会儿,终于抬头看向苏沐橙,问她,有纸吗?来一张。

  苏沐橙噗地一下笑了。

  回到家里的叶修强打精神去洗漱了一番,往床上一倒,直接睡到了第二天下午。清醒过来的叶修好像完全忘记了前几天发生的事,又变回了那个坑蒙拐骗无所不能的叶修。她悠哉悠哉地拿着叶秋的身份证去找陶轩说,老陶,大事不好,我出来的时候拿的我弟弟的身份证,你给想想办法呗。叶修说这些话的时候笑盈盈的,水嫩的小脸老可爱了。陶轩听完,当时就眼前一黑,黑完了爬起来还得给小祖宗想办法。不过还好那个时候管得不严,连网吧都能借身份证开机子,联盟也就是意思意思,有个身份证登记就行,核对了一下名字和身份证号,没毛病,就算过了,身份证怎么做假?这可是职业联赛,又不是网游防沉迷,还能有人百度一个身份证来登记吗?图什么啊?

  总之,叶修就这么默默地混进了职业圈。人不问,我不说,反正大家都是缩在后台打游戏,还不开语音,我是谁很重要吗?

  陶轩说,小祖宗,你以前在游戏里多浪你自己不记得了?你跟人互喷垃圾话的时候难道没人知道你是个姑娘吗?万一有人去查你的登记身份,叶秋,男,咱们都玩儿完。

  叶修说他们知道又怎么的,他们又没看过我身份证上写了什么,哪儿来的福尔摩斯没事去查这个?训练做完了吗?冠军拿到了吗?那还不赶紧去打荣耀。

  她在这里胡搅蛮缠,陶轩在垃圾话这个技能上跟叶修差了不知道几个十万八千里,完全拿她没辙。叶修是谁?是队长,没有她根本不成。以前还有个苏沐秋,现在没有了,还得指望小祖宗挑大梁。

  既然木已成舟,叶修心里就有底了,其实这件事过后不久她就去拿回了自己的身份证,只是联盟那边身份证既不能改也不能注销资料,叶修无所谓的大手一挥,再说吧。

  陶轩现在想起来当年脑子被驴踢了还帮叶修瞒天过海,就想回去打自己一巴掌。身份证,假的,名字,假的,几千万的代言捧到眼前随便挑,却只能咬牙拒绝。对不起,我们队长见不得人啊,万一东窗事发,冯主席一个没挺住就驾鹤西去了怎么办?

  哪怕现在跟叶修闹翻了,他也打死都不能说,这是多大的丑闻啊?说出来整个嘉世都被她拉着陪葬,说来说去他也就是为了挣钱,争这口气伤敌一千自损一万,不值当。他想着反正人都退役了,这件事就跟着她一起消失吧。

  所以说嘛,有得必有失,退役对叶修来说其实也是另一个契机。

  叶修直到现在为止的四分之一的人生,可以说是相当的精彩了。离家出走打游戏,好友意外去世,拿着弟弟的身份证打荣耀拿了三连冠,连退役的原因说起来都足够狗血。

  唯独在感情方面毫无进展。

  而毫无恋爱经验的叶修却在不久前主动送上门去亲了后辈小帅哥的脸。

  叶修怎么想都是因为周泽楷长得太帅了,那张脸完美到枪王黑都不敢黑他的颜,以后退役了直接去娱乐圈就能继续混。噢,他看起来好像还对自己有点意思,这让人如何拒绝?

  小鲜肉都摆在眼前了,脑子溃疡了才不吃。

  叶修思考完人生,给自己做完这一系列长长的心理铺垫,十分满意,浑身轻松,感觉可以再抢十个野图BOSS。她把空了的烟盒往垃圾桶里一扔,一抬眼就看到出来扔垃圾的陈果一脸惊恐的表情,有点像《呐喊》。她评价道。

     “叶修!”陈果将垃圾袋准确无误的扔进垃圾桶,几步走过来,一脸恨铁不成钢。“你你你……你竟然抽烟!”

     “是啊,十八岁以上抽烟不犯法嘛。”十五六岁就开始抽烟的叶修毫无心理压力的说。

     “你,你这么漂亮个小姑娘,抽什么烟?”

     “抽了这么多年,一时半会儿也戒不掉啊。”

  陈果指着她的手指颤啊颤,叶修不禁往后一缩,举起双手表示已经没有烟了。陈果欲言又止地看着她,半天才憋出来一句:“你……跟你男朋友那什么之前,别抽啊,不太好。”

  说完她就别别扭扭地进门去了,留下叶修一脸懵逼地站在原地,消化了好久这句话才反应过来。叶修往手心里呼了口气,浓浓的烟草味,发苦。

  那天应该没抽烟吧?她认真地想。

    有三位职业大神在,刷个小小的副本记录自然是一点问题都没有。黄少天又把自己包成一个球,扭扭捏捏地磨蹭着不走。叶修撩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

      “你有什么想说的?说了赶紧走,一个两个的都爱堵大门,知道网吧多危险不?”

  黄少天立刻凑上去,压低了声音:“叶秋,你老实告诉我,你跟周泽楷那小子真没什么吧?你告诉我,我不跟别人说!”

       “还没到‘有什么’的地步。”叶修说。

       “还没到?那就是有点什么的意思?是不是是不是?”黄少天不愧是联盟中最出色的机会主义者,抓重点一向是一抓一个准。

       “少天大大你想太多了。”叶修冷静道。“小周同志只是来看望退役老前辈。”

       “看望你?你们哪有那么熟?”黄少天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本剑圣分明嗅到了恋爱的酸臭味!”

       “他请我吃了个饭就走了,想什么呢?感冒鼻塞了吧你。”

       “哇,大帅哥千里迢迢赶赴H市就为了请你吃个饭,你敢说你没有一点少女心萌动?”

       “什么少女心?恶心死了,快闭嘴,而且S市到H市根本够不上千里。”叶修心里有点乱,习惯性地伸手去摸烟盒,这才想起烟刚刚被抽完了。她啧了一声,伸手掏钱准备给自己买包新的,途中突然想到了什么,又把手收了回去。

     “老叶?老叶?你怎么不说话?又无视我?”黄少天十分不满的脸出现在眼前,叶修愣了愣。

      “不好意思……你刚刚说什么来着?”

      “我说啊,你不会就准备退役了做个小网管吧?”突然说起这么正经的话题,叶修还有点不适应,她两根手指互相摩擦,没烟给夹着感觉空空的。

      “我还会回去的。”她声音很轻,也很坚定。

      “苏妹子的合约还剩多久啊?”

      “一年半。”

      “我去,你准备一年半之后再回来啊?那时候你都多大了,手速都退化成……”

  叶修突然抬头,严肃道:“少天大大,你知道说女孩子年纪大是会被打的吗?”

  黄少天:???

  这位一天到晚倚老卖老让大家尊老爱幼的朋友,你是认真的吗?他张着嘴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没有出声,最后只能无可奈何地紧了紧自己的围巾。

      “我走了啊。”

      “有什么事记得跟我说,缺钱了也要跟我说,一个人在外面要注意安全。”他声音闷闷的,离得越来越远。

     “拜拜。”叶修难得地没有像赶苍蝇一样赶他,而是坐在前台目送他的背影消失。夹着雪的风从门口灌进来,叶修的手有些僵了,她将手揣进上衣口袋里准备暖暖,却意外地摸到了一个硬物。

  又不是没揣过兜,以前都没东西啊?

  叶修两根手指夹住那玩意儿拽出来一看,厚厚一卷红票子,被人折了两折,外面还套着一张估计就是从他电脑旁边扯的,陈果平时留言用的便签纸。上面用黑色签字笔写着寥寥几行字。

  【一件外套都穿两年了,买件新的吧。】

  【知道你记不住我手机,纸别扔了,有事打这个号码:139xxxxxxxx】

  黄少天这字写得还挺端正,叶修想象了一下他做贼似的趁着她在外面抽烟,过来撕便签纸,还偷偷往她外套里塞钱的样子。有点好玩,但内心的温度是实实在在的。

  不过……在你们心里我是有多穷??


============================================

·今天忙着去更新签证,又被朋友逮去了池袋吃饭,回到家就这个点了_(:з」∠)_还好有时差,踩着零点更新~

评论 ( 27 )
热度 ( 28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