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宿扛把子。社畜。圈地自萌。熟读原著再来看同人谢谢。语言环境无中文,语法可能紊乱。但是周叶太好吃了。

© Turumiasa
Powered by LOFTER

【周叶】这锅我不背 13

·周♂叶♀,避雷事项参见前文

·喜报:叶秋终于正式出场啦!

============================================

25

 

他终究还是什么都没做。

等周泽楷在浴室解决完问题的时候,已经半个多小时过去了。叶修抱着被子睡得很沉,周泽楷默默地走过去把她压着的被子抽出来,抖开了盖在她身上。做完这些,他弯下腰在叶修耳边小声询问:“睡了?”

叶修翻了个身,拿后脑勺对着他。

周泽楷差点笑出声,费了好大力气才忍住。

嗯,不能笑,不然小姑娘就要恼羞成怒了。

“下次吧。”他说话的语气几近叹息。

叶修闻言又迅速翻了过来,半张脸埋在被子里,露出一双眼睛瞅他,声音闷闷的。

“干什么?”

“下次再闹,就不放过你了。”他说。

叶修借着墙脚里光线微弱的小夜灯看着他的脸,周泽楷坐在床沿上,表情巍然不动。她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小周……”

“……你想要我去轮回吗?”

对方好像很诧异似的半响没有说话。

叶修见他不回答,索性从床上爬起来,坐在被子堆里直视他的眼睛,又问了一遍:“你想吗?”

“没有想过。”周泽楷回答道。

不是不想让她去轮回,而是根本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叶修愣了愣,随后又有些好奇道:“网上可是传得有鼻子有眼的,你就一点都没有想过?那你平时都在想什么啊?”

“在想……”他难得地在叶修面前也说得这么不利索。见叶修直直的看着他等他回答的样子,他才勉为其难地补完了下半句。

“在想,怎么逗你开心。”

叶修整个人都呆住了,细细的把这句话翻来覆去在脑海里过了几遍,回过味儿来的时候已经飞快地用被子蒙住了头。

周泽楷说完也捂住了自己的下半张脸。

一时间气氛变得很微妙,好像有什么就快要一触即发,又偏偏被两人无言地止住了。

后来发生了什么事,叶修都已经记不清了,总之再从被窝里钻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接连下过几天雨的H市迎来了久违的阳光,叶修自从窝进网吧之后就生活得像个穴居动物,她盯着地上的那一小片金色的阳光看了许久,才缓缓地从床上爬起来。

虽然这不是在周泽楷常驻的S市,但是全明星周末的热度还没有消退,他在H市人生地不熟地也不好出去瞎晃,不过好在他们住的酒店本身就有送早餐到房间里的服务,叶修一起来就看到服务生正在往桌子上放餐具,周泽楷签了单之后礼貌地说了声谢谢,对方便推着餐车退出去了。

被他催促着去洗漱然后吃饭的叶修恍惚间有种新婚燕尔的错觉,她跟周泽楷在一起也不过短短几日,她就已经觉得那些心无旁骛打游戏的日子已经离她很远很远了。

这感觉说不上坏,她自己也知道之前的那种生活方式确实……不太健康。

但是生活要继续,游戏也要继续,至少在拿到下一个冠军奖杯之前,她都是这么想的。吃过饭整理好东西之后,周泽楷驱车将她带到了兴欣网吧门口。

周泽楷有心想好好道个别,毕竟这次一分开,下次见面就很难说是什么时候了。但是网吧人多眼杂,他连车都不敢下去,以前暴露了也就最多签几个名的事情,现在还要连累叶修。他有点着急,想下去帮叶修拿行李都踌躇。

叶修解开安全带,看到他一脸生无可恋的难过表情,噗嗤一笑。她越过去驾驶座跟他交换了一个吻。

这个吻的时间有点长,难分难舍地,直到叶修的体力支撑不住这个别扭的姿势才结束。

叶修伸手掐了一把他的脸。

“别皱着脸啊,又不是什么生离死别。”

周泽楷张口想说点什么,却被叶修捂着耳朵飞快地打断。

“你不要说话!再说我今天就走不了了!”

周泽楷笑着摇摇头,把她的手给扒下来,凑过去贴着她耳边说:“我爱你。”

 

坐在前台如临大敌的陈果就看到叶修戴着鸭舌帽和墨镜,提着箱子,目不斜视地从前台走过,径直上了二楼。

心理素质非常好,如果忽略她通红的耳朵,简直走出了杀手的气势,仿佛箱子里并不是她的日用品,而是装了一把狙击步枪。

唐柔倒是非常淡定地跟她打了个招呼,叶修开门进了客厅就迫不及待地卸下了身上那些伪装道具,在沙发上表演了一个标准的京瘫。

陈果在门口等了半天没等到第二个人,终于噔噔噔地跑上来问,“周泽楷呢?”

“走了啊。”叶修头也不抬地说。

“就这么走了?不上来坐坐啊?”

叶修无奈道:“他敢进来吗?一进门就等于自投罗网,咱们就前功尽弃了。”

“哦哦。”陈果胡乱应了两声,又观察了一会儿叶修的表情,小心翼翼地问她:“那你……有什么打算?”

叶修想了一会儿,翻身坐起来,严肃道:“我用哪台电脑?”

陈果简直要被她气得背过气去,这心也太宽了吧!

“我是说,你真的决定要复出轮回吗?”她终于还是直接了当地问了,要旁敲侧击等叶修反应过来可能要等到明年。

“没有啊。”叶修十分自然地说,“我要有那打算,早跟着小周跑了。”

这倒也是。

陈果犹豫着开口,又怕显得自己不自量力,唐突了大神,最终还是唐柔看不下去了,帮她说了出来:“自己组一支战队,怎么样?”

“这倒是可以有。”叶修笑道。

“你也有这个打算?”陈果眼睛都亮了,拖了个凳子坐下来,似乎是准备与她长谈。

“有过一点想法。”叶修说。

“那就算是同意啦?”

陈果如此干脆,叶修不由得看了她一眼,狐疑道:“你不会是一时冲动吧?成立一支战队可不是说说而已,要投入很多钱的,没准会把你的身家都搭上。”

“这你就不用担心了!”陈果大力的拍拍她的肩膀,“我现在就以老板的身份任命你为队长。”

“怎么着?这就算是成立了?”叶修诧异,她刚想问问唐柔老板娘这是受了什么刺激,就见唐柔向她敬了个礼。

“队长!”

“你们两个什么时候密谋到一起的?”叶修哭笑不得,合着这俩早就自己决定好了,在这儿等着她呢。

“那你就不用管了。”陈果头抬得高高的,“总之现在战队已经成立,前期成员就是我们三人!”

叶修眼神复杂地看着她,欲言又止。

“我先凑个数不成吗!”陈果怒。叶修的眼神里明明白白地写着:你也算选手?

水平不够怎么了!我出钱,我是老板!

“对了,战队有名字了吗?”叶修问。

“当然是兴欣!”陈果不假思索地回答,说完又继续追问道:“你有什么别的想法?”

“没有啊,就是知道一下。”叶修说完,站起来伸了个懒腰,一边向外面走一边问:“所以我现在用哪台电脑啊?”

她也没法再去坐前台了,人人都知道她是叶秋。

陈果想了想,大手一挥。“给你开个包间!”

“行。”叶修很爽快,反正只要有电脑就可以,陈果觉得哪里方便她就去哪儿,都一样。末了又想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哎老板娘,包间不禁烟吧?”

“……”陈果忍了半天,终究没说出什么话来,最后自暴自弃道:“你抽你抽,爱怎么弄都行,反正就你一人在里面!”

叶修满意地点点头,出去挑包间去了。

 

26

 

既然决定了要组建战队,陈果也一副势在必行的架势,连唐柔都非常积极,叶修看在眼里,自然也就认真起来。

接下来的一个多月,她几乎就没怎么从那间包间里出来,偶尔有其他员工上来看看,一开门就被浓烈的烟味糊了一脸,叶修回头瞅他,一脸有事上奏无事退朝的懒散表情,没掐灭的烟还搁在烟灰缸边上。

小妹表情复杂地偷偷问陈果为什么要关叶姐姐小黑屋。

陈果:……

叶修倒是完全不在意别人怎么看,她每天按部就班地坚持升级,偶尔指导一下唐柔和包子,顺便关注一下昧光的操作水平和副本攻略,竟然也挺忙挺充实。这段时间她忙着兴欣工会的各种事务,周泽楷忙着比赛,一个星期能说上几句话就不错了,但他俩都不是什么恋爱脑,有自己的事情的时候根本考虑不上这些,倒也奇妙的对彼此都非常放心。

当某一天叶修上线看到春节活动的预热宣传时,她才惊觉这是快要过年了。

陈果作为一个厚道的老板,早早地给员工都放了假。春节临近,网吧的生意也就日益萧条,毕竟大家都要回家。

唐柔是最后一个走的,陈果本来想去给她帮把手,她却连连说不用,不重,轻轻松松地把一个大箱子搬了出来,还特地去跟叶修说新年快乐,不顾对方死命挣扎,唐柔仗着体力上的差距,按着她在脸上香了一口,才心满意足地走了。

叶修捂着脸愣了半响,这是什么操作?

陈果看着她的表情哈哈大笑,一边笑一边解释:“谁让你长了张萝莉脸?她早就想这么干了,一直没找到机会。”

叶修哭笑不得,“这是我能控制得了的吗?”

“对了,你呢?不回家吗?”陈果问。

“你呢?”叶修反问道。

“这就是我家。”

“收留我吧。”叶修果断地说。

陈果皱眉,“你不回家?”

叶修想也不想就摇摇头。

“周泽楷呢,他也不带你回家?”

“呃……”叶修挠了挠脸,“不好吧?带回家不就是要结婚了的意思?我们都没那个空啊。”

“那你问问他呗。”陈果说。

“这怎么问啊……”叶修犹豫着点开了跟周泽楷的对话框,抬手噼里啪啦地敲字,又默默删掉,来回好几次,还是没发出去。

陈果看得着急,从叶修背后伸手过去想帮她打字,叶修一把捂住了键盘。陈果看了看她红红的脸,不知道是被这个小包间闷的还是羞的,又看了看她的键盘,突然发现这个键盘她从来没见过。

“这哪儿来的键盘啊?我买过吗?”陈果把头凑过去仔细看了看,银色的底,白色的悬浮式按键,白色的背光灯。看着简约又秀气,还挺漂亮。再搭配上叶修漂亮的手,简直可以去给键盘打广告。

陈果看着这键盘觉得眼熟,她试着去随便按了一个键,顿时惊了。

“我靠,还真是cherry?红轴的?这么贵,你怎么舍得买?”按照叶修平时的生活作风,陈果很难相信她会花一千多块钱去买个键盘。

虽然好的键盘也很重要,但正所谓善书者不择笔,对于叶修这样的职业大神来说,随便来个一般的键盘跟一般的网游玩家打根本不影响啊。现阶段她又不打比赛,打网游用得着这么认真?反正陈果是不信的。

“周泽楷送的?”

叶修点点头。

陈果啧啧两声,“怪不得你现在抽烟这么小心,原来是怕烟灰抖到键盘上啊。”

叶修干笑两声。她也没想到周泽楷把她随口说的几句话记得这么清楚,他前脚刚走,后脚顺丰就把新键盘给送来了。叶修打开一看一个铁盒子,里面就放着这个键盘,看着可漂亮。接上电脑试了试手,那可比网吧统一配置的键盘强多了,叶修立马就把旧键盘搁到了一边。

男朋友太贴心了,简直满意。

没等陈果再怂恿她,周泽楷的消息倒是先过来了。

 

一枪穿云:我妈妈想邀请你来家里过年,可以吗?

 

叶修心里还在卧槽,手上已经一个“可以啊”发出去了。陈果在一旁嘿嘿的笑。

 

君莫笑:可以啊

一枪穿云:我去接你

君莫笑:啊?不用了吧?怪累的,我坐高铁就行

一枪穿云:要

一枪穿云:高铁,太挤

君莫笑:那也成吧,不行的话别硬撑啊

一枪穿云:不会

一枪穿云:明天中午去接你

君莫笑:=3=好的!

一枪穿云:(*/ω\*)

 

“周泽楷还会发颜文字?意外的挺可爱的嘛他。”陈果看得一脸惊奇,大概周泽楷接受采访时的敌动我不动互相伤害挤牙膏风格在她心里留下了太深的印象。

“我也是后来才发现的。”

陈果看着叶修脸上的笑,简直甜得倒牙。赶紧阻止她再秀恩爱,一巴掌拍在她背上。

“他明天来接你是吧?那你先跟我出去置办点年货!”

叶修满口答应,反正她也需要出去走一走,再闷在这屋子里也真是要长蘑菇了。

但她很快就发现这不是一个很明智的决定。陈果买东西的方式太豪迈了,大约是因为过年的原因,基本上不跟人讨价还价的,看上喜欢的就买,光是春联就买了七副,更别说那些装饰品,一个个的惦着都不怎么沉,等买完装进袋子里一提,重量感人。

陈果自己还挺有力气,叶修却是个把肩不能抗手不能提贯彻到底并身体力行的小公举,提了一会儿就直喊走不动了。陈果自己也挺累得慌,开始后悔买起东西来没个计划的,一买就买多了,也将东西放在地上,找了个凳子歇会儿。

因为这个时间在外面晃的人已经不多了,叶修也不怕别人认出来,随便戴了个口罩就跟着陈果出门了。这会儿她把口罩拉到下巴底下去喘气,因为缺乏运动,提了这么点路就已经站都不想站起来了。

“提不动了?”

“嗯。”

来人似是无奈地叹了口气,“我来拿吧,你带路。”

“噢……”叶修站起来拍拍外套后摆上的灰,突然一惊。

谁???

陈果在一旁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男人。他穿着一身考究的西装,围着一条格纹长围巾,弯曲的手臂上搭着一件呢子大衣,看起来就是个风度翩翩的公子。他很年轻,模样也好看,微微有些下垂的外眼角看着很和气。

虽然五官上有些细微的差别,但他有着一张几乎是跟叶修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脸。

他皱了皱眉,“穿这么少,冷不冷?”

叶修摇头。

于是他转而弯腰去提那些大包小包的年货,把它们都提在一只手上,另一只手很自然地握上了叶修的。

叶修任他牵着,回头看了看陈果。

“走呀,回去了。”

回个屁啊?你倒是先介绍一下他是谁?

陈果内心咆哮,但还是维持着礼貌的表情对那个陌生男人笑了笑。对方也十分有涵养地回了一个得体的微笑,然后一边走一边跟叶修说话。

“你都退役了,为什么不回家?”

“是暂时退役,还要复出的。”

“复出也要再等一年吧?”

“哟,很懂嘛你?”

“回家去,妈很想你。”

“不要,回去就出不来了。”

“爸的身体一直不好……”

“编点新鲜的我听听?”

“小点死了!”

“差不多了,已经活得够久了!”

陈果都有些听不下去了,但还是要弄清楚:“小点是谁?”

“一条狗。”叶修说。

他们一个西装革履,走路的时候背挺得笔直,拎着大包小包也不影响他精英的气质。另一个在旁边跟没骨头似的,陈果怀疑她鞋底压根没离开过地面,半个身子都倚在人家手臂上,看着都沉。

虽然不至于爸爸带女儿,说是舅舅带侄女还是很像的。

其实他们早就已经在网吧附近了,这会儿没走几分钟就已经进了门,陈果让他把东西都堆在前台,自己却是到了饮料柜前面,问来人:“喝什么?”

“芬达,苹果的,谢谢。”他礼貌地说。

陈果取了芬达直接扔给他,又拿了一瓶出来给叶修,再给自己随手抽了一瓶,一边拧开一边问:“你是叶修的家人吗?怎么称呼啊?”

那边那位被她直接砸饮料过来的举动吓了一跳,好容易接住后拧开盖子直接递给了叶修,听到陈果问话后连忙应声道:“我是叶秋。”

叶修也拿饮料瓶子指着他:“我弟弟。”

陈果愣了愣,上下打量着叶秋,半响才道:“你才是叶秋?”

“我一直都是。”

“那她是借了你的名字?”

“是的,顺便还包括我的证件。”叶秋说着,对她做了个稍等的手势,然后在陈果惊恐的眼神中将叶修托着腰抱起来颠了颠,又把她稳稳地放到了地上。

“还是没长肉。”他说。

陈果几乎控制不住自己嘴角的抽搐。就这样你告诉我是姐弟?确定没把她当女儿养?

“长了,我觉得我胖了。”叶修严肃地说。

叶秋一挑眉,“不长个儿,也不长肉,你吃的东西都去哪里了?”

“长了胸。”叶修说得云淡风轻,叶秋差点一口芬达呛住自己。

他咳嗽了两声,竭力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说:“好吧,那你跟周泽楷是怎么回事?”

叶修一脸震惊,“你竟然还知道周泽楷??”

叶秋一听这话,瞬间炸毛。

“你当我不上网吗??铺天盖地的都是你们俩……不,是我和他的名字!你让爸妈看到了怎么想?难不成这锅也要我来背?”

叶修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说:“放心吧,我在他表白之前就把我的名字告诉他了,至少他在床上不会叫你的名……”

“等等???”叶秋整个人好像变成了JPG一样定格了几秒钟,语气不善道:“床上??”

“呃,其实什么都没有发生……”叶修不小心说漏了嘴,可惜圆不回来了。

“妈的,他敢?!”叶秋出离愤怒了,“你才多大?他就敢??”

“叶秋同志,你姐姐我再过几年就可以被划进晚婚人群了,所以请你正视事实好吗?”

“他要是渣你怎么办?长得帅的一般都花心!他长得那么帅,一定非常花心啊!”

“……你是不是认识黄少天?”

“谁?算了不重要,你有没有想过他万一只是看你纯情跟你玩玩而已……”

“那个……”见叶秋越说越离谱,脑洞堪比黑洞,陈果终于忍不住打断了他们俩你来我往的对话。“事实上,周泽楷刚刚邀请过叶修去他家过年,我觉得他还是……挺认真的吧?”

空气突然诡异的安静了。

叶秋突然很冷静地问他姐:“你不会答应了吧?”

“当然答应了。”叶修坦然道。

“你过年不回家的理由是因为要去见他的家长??”

“你要这样说也可以。”叶修耸耸肩,泰然自若道。

“……你们交往多久了?”叶秋难以置信。

“两个月不到吧?”

“??两个月你就敢往他家里跑?你对他了解多少?”

“认识很久了啊,人老实孩子,跟你不一样。”

“我又怎么了我?”

“你看看你,长这么大除了你亲姐姐我还牵过别的女孩子的手没有了?出息。”

“……”

 

叶秋,男,二十五岁。今天可能遇到了出生以来最大的人生危机。他前二十五年的人生按照父母的期望按部就班地进行到了现在,出身名门,家底雄厚,作为一名传说中的霸道总裁,他到现在还打着光棍,每天饱受老妈的摧残,耳提面命地要求他必须交个女朋友,不然就老老实实地去相亲。

而他的双胞胎姐姐,叶修,十五岁离家出走打游戏,出身名门,家底雄厚但没人知道,作为一名顶尖职业选手拿着临时工一般的工资,而且要么借了要么交了罚款,存款是个谜。不喝酒但是个老烟枪,人生目标只有打荣耀,而她突然就有了一个国民男神男朋友,甚至马上就要去见家长。

这到底是怎样的人生??

而且我妈,自从看到了她对象的照片后,就再也不催我带她回家了!

而是让我说服她早点把婚事定下来!!仿佛错过这个男人就错过了一个亿!就这么想把她嫁出去吗?

综上所述,我只想问,我现在去打游戏找对象还来得及吗?


============================================

·想了想还是不要写太多组战队的过程了,毕竟大家复习原著的时候都已经倒背如流了。照搬原文实在是没什么意思,我就还是挑重要的剧情细化,主要写感情戏吧【。

·我现在真的是写完就发,只修一遍,等全部写完再修一遍,欢迎大家捉虫=3=

评论 ( 98 )
热度 ( 35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