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宿扛把子。社畜。圈地自萌。熟读原著再来看同人谢谢。语言环境无中文,语法可能紊乱。但是周叶太好吃了。

© Turumiasa
Powered by LOFTER

【周叶】无尽长夜

·全架空,令人发指的微灵异以及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的神魔AU

·法医周x伪神棍叶

·不破案,篇幅不长,自娱自乐

 

01

 

走廊里的灯泡不堪重负地闪了两下,又顽强地撑了过来。警局里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只剩一个办公室还稀稀拉拉地开着台灯,暖黄色的灯光下趴着一个将睡不睡的脑袋,他手边还摆着一碗刚撕开塑封还没来得及冲泡的方便面。

法医室的门咔嚓一声打开了,江波涛一激灵,瞬间从座椅上跳了起来。同时,在沙发上睡觉的,闷头看电影的,头上盖着外套打游戏的都像是得到了什么信号似的,纷纷抬头看过来。

周泽楷的脸色不大好,好好的一个美人表情绷得死紧,这也不能怪他,任谁持续加班五十多个小时之后面色绝对不会比他现在好到哪里去。

他将验尸报告扔在江波涛的办公桌上,伸手脱了白大褂,给自己倒了杯温水一口喝干。

“死于突发性心脏病?小周,你确定吗?”江波涛不可置信。

周泽楷现在非常不想说话,但还是耐心解释道:“肾上腺素分泌过高。”

“……所以她是被吓死的?”睡眼惺忪的杜明揉着眼睛问。

“是痛死的。”周泽楷说,“猜测。”

“这也不能怪小周啊,毕竟尸体都已经被艹成那样了,下得去刀都算是心理素质好的了。”方明华苦笑道。

“别说了,尸体送过来的时候我还以为是哪个古墓里挖出来的呢,没想到是竟然是新鲜的,啧啧。”

“到底什么样的犯罪才能把人给搞成那样啊?”

“我觉得人应该不能凭自己的力量做到吧……”

周泽楷闭着眼睛休息了一会儿,就听江波涛拍了拍手示意他们安静。

“行吧,今天就到这里,案子比较离奇,一时半会也出不了结果,大家辛苦了,都回家休息吧。”

众人一哄而散,余下周泽楷坐在沙发上,他静静地呆坐了五分钟,才彻底把那具诡异的尸体给稍微忘掉了一点。

虽然作为一个公务人员,这么说很不负责任,但他作为一个法医的直觉告诉自己——凶手可能,真的不是人。

在案情没有新的进展之前他也不能妄下结论,此时也只好听江波涛的,回家好好休息,他现在严重缺乏睡眠的状态实在不足以支撑他自己开车回家,为了生命安全,他决定出门打个车。

“xx花园?哦,港区那边对不?”出租车司机听完周泽楷报出的地址,面有难色。“小伙儿,不是我拒载你啊,今天过江大桥封路了,车开不过去啊。”

“啊……?”周泽楷难以运作的大脑一阵一阵地疼,半天也憋不出下一句话。

司机一看他一副加班加到神志不清的可怜样,便替他拍板道:“不如这样吧,你看现在还不到十一点五十,我把你拉到附近的地铁站去,应该赶得上末班车,你到了港区再出来打车,行不行?”

周泽楷用手撑着头,拇指轻轻地按压太阳穴,低声应道:“好。”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周泽楷的卡包都扔在了自己的车里,走到闸口一摸兜,钱包手机钥匙俱全,就是没有交通卡。等他去自动售票机那里买好了票进去一看,零点的那班车刚好发动。

“……”周泽楷感觉自己的头都要炸了,他按着内心窜上来的火气准备出去随便找个旅馆睡一晚算了,刚准备走,一抬头就看见电子显示屏上赫然写着:NEXT 0:05

大概这条线不是零点收班?

自从买了车之后就没进过地铁站的周泽楷当然不知道本市的地铁都是几点开收班,见还有班次便松了口气,默默地找了个长条椅坐下等车来。

五分钟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列车进站的时候带过来的风带着透骨的凉意,吹得周泽楷人都清醒了不少。

车内的设施看起来都比较旧了,有些地方的油漆都出现了脱落的迹象,窗玻璃看着也不大干净。但周泽楷此时根本没空去纠结这些,他满心都是赶紧回家睡到饱,上去随便找了个靠门的座位,把头靠在隔板上闭目养神。

也许是列车的晃动太过助眠,周泽楷没几分钟就彻底睡了过去,等想起来自己可能会坐过站而突然惊醒的时候,他已经无法估算地铁已经出发多久了。

车仍在匀速行驶,没有一点停下来的意思。

这太不正常了。

周泽楷浑身发冷,他意识到车厢里的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关掉了,而且他上车时明明还空无一人的座位上此时却几乎是满座。

凌晨的地铁,怎么可能有这么多人?更何况他回家的这条线根本不会经过上班族聚集的地区!

他感觉到自己的背心都出了一层白毛汗,刚准备抬头去看一眼下一个是什么站,左手却突然被人给抓住了。周泽楷差点一个激灵把人给甩开,但他又马上反应过来——这只手的指尖微凉,手心却是温热的。

“别动,他们会发现你的。”

轻柔的吐息打在他耳边,对方的嗓音温柔悦耳,带着安抚的意味。周泽楷已经没有刚刚那么慌张了,但他心跳仍然很快,一时半会难以平静。

他试探着问:“他们……谁?”

“其他人啊。”对方说。“你刚刚心跳太快了,他们都在看你,别抬头,就这样待着。”

听了这话,周泽楷多少也猜到了一点,既然对方把自己和他归为“我们”,其他人都称作“他们”,而他与对方素不相识,能够想到的相似之处只有一个。

“我们”同为活人。

于此相对的,“他们”则是……

周泽楷尽力控制着自己的呼吸,想让心跳声平复下来,但随着他的思维越来越清晰,内心的恐惧不减反增,他越是着急越是控制不了自己的生理反应。

对方似乎是为了给他一点安全感,整个人都靠了过来,跟周泽楷肩并着肩,头凑得很近。他身上有一种说不清与什么东西的气味类似的冷香,混杂着烟草燃烧后残留的气味,没由来的让人感到安定。

“你怎么上来了?”他问。

“末班车……没赶上。”

周泽楷预感他下一句应该是: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但对方没有按套路来,他接着说:“别怕,有我在他们不敢动你。”

周泽楷愣了愣,他微微偏过头去想看看对方长什么样。

这是个很年轻的男人,约莫二十五岁上下,五官清秀,特别是眼睛,眼神清澈有灵气,是很容易让人心生好感的类型。他一头修剪随意的黑色短发,皮肤几乎白到透明,寒冬腊月的却只穿了一件薄薄的外套。

虽然有些怪异,但很有亲和力。周泽楷大大小小的案件办过不少,识人也有自己的一套经验,他第一面见对方就觉得这人没什么坏心思。

对方见周泽楷看他,便眨了眨眼睛,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来。

他笑起来像只慵懒的猫,很是可爱,让人忍不住想伸手帮他顺顺毛。

周泽楷目光向别的地方一扫,发现他放在外侧的那只手上,竟然握着一把柄似乎过长了的大铁伞。周泽楷仔细看了几眼,伞面的质感看起来像是某种坚韧又柔软的东西,有着金属的光泽,伞骨上的装饰也相当精巧,每个部件都咬合得非常完美。

怎么看都不像是一把实用的雨伞,更像是一件工艺品。

“想看看吗?”对方看起来有点调皮,坏笑着问。

周泽楷诚实的点了点头。

下一秒,他的余光就瞥见那些“别的乘客”突然暴动起来,像一群蝗虫一样扑过来。他们嘶哑难听的嚎叫几乎把周泽楷的灵魂都震出体外,他一阵头晕目眩,差点一头栽倒。

身旁的人一只手架住他,一只手提起了那把伞。

他刚才玩笑般的表情已经完全消失了,沉下脸,声音不大不小地说:“滚。”

伞面噗地一下撑开,八条伞骨张牙舞爪地支起,撑伞的这点空气流动对于周泽楷来说只是一阵风,而那些黑影却像是被利刃拦腰截断了一般发出了更加凄厉的惨叫,忙不迭地后退。

他甩了一下伞柄,那几条伞骨瞬间收折起来,将锋利的伞尖露在外头,脚下一个冲刺,切瓜砍菜一样把余下的那些稀稀拉拉的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都给打散了。

它们仿佛变成了黑色的尘埃,被流动的空气送去了不知所向的空间。

周泽楷的世界观都整个被震碎重塑了,他的头还是很疼,但好歹有了站起来的力气。刚刚大杀四方的男人伞尖往下一压,那把会变形的大铁伞又全数收了回来,恢复了它原来的模样。

他仔细检查了一下还有没有躲起来的漏网之鱼,然后才放心地折身回去扶起了周泽楷。

“又得让笨蛋弟弟收拾烂摊子了,哎……算了,先把你送回去再说。”

隐约感觉自己可能是给对方添了麻烦的周泽楷不好意思地小声说了句谢谢。

对方摆摆手表示不用担心,并用伞尖敲了敲地板。

前行的列车渐渐缓下速度,直至停稳。

车窗外面没有透进来一点光,即使是晚上也不至于黑成这样。经过刚刚那番大闹,过于安静的环境反而让周泽楷又开始心里发毛。

“你相信我吗?”对方突然问。

周泽楷想也没想就说:“嗯。”

对方拉住了他的手,与他交握起来。这个亲密过头的动作让周泽楷不合时宜地脸红了,身体都有些僵硬,手不知道怎么摆比较合适。

“闭上眼睛,在我停下之前不可以睁开,能做到吗?”对方倒是表现得非常自然,仿佛只是因为时下需要才做出了这样的举动。

暗骂一声自己的胡思乱想,周泽楷沉默着闭上了眼睛。

失去了视觉后,其余的感官都变得敏锐起来。对方温热的身躯贴上来的时候他紧紧地抿着唇,克制着自己。然而突如其来的失重感却让他迅速伸手抱紧了对方的腰肢,在耳边呼啸而过的风声中似乎裹着几声对方愉悦的轻笑。

他的身体抱起来软绵绵的,很难想象他刚刚挥舞那把伞的时候那么凌厉的动作是如何用这样一副没什么肌肉的身体做出来的。他们贴得很紧,周泽楷又闻到了对方身上的那种味道,难以形容,却总让他觉得似曾相识。

“…………不……别去……”

“……你不能…………”

断断续续的,模糊的声音出现在周泽楷的脑海里。

像是很久远的记忆,前后的话语都听不清晰,只有重重的几个词能够半蒙半猜地弄清楚对方在说什么。

谁在说话?

周泽楷眉头紧皱,那个答案明明呼之欲出,又像是离得很遥远,怎么都想不起来。

“到啦。”

对方突然从他的怀抱中撤离。

周泽楷猛地睁开眼睛,眼前空无一人。他正站在自家小区的大门口。

他呆站着好一会儿才回过神,刚刚经历的一切仿佛都发生在另一个维度,现在已经离他很远很远了。空旷的街道上一个人都没有,周泽楷有些腿软,在车上补的那一点睡眠只是杯水车薪,在高强度的精神集中之后浓浓的疲倦席卷全身,他几乎要昏倒在地。

寂静的空气里突然传来一声又娇又软的猫叫。

周泽楷低头一看,一只长相非常漂亮的长毛猫正绕着他的腿打转,瞧见他的目光后又立刻变本加厉地蹭着他的脚踝撒娇。借着不算昏暗的路灯依稀可以看出这是只白色的小猫,毛茸茸的大尾巴微微卷起,脸上有着淡色的花纹。

这是一只布偶猫。周泽楷曾经在朋友家里见过这种猫,据说价格昂贵,是猫中的小公主,个个都长得特别好看。它温顺又亲人,身上的长毛蓬松又干净,看起来不像是流浪猫。

周泽楷想蹲下摸摸它,又怕站起来的时候低血糖撑不住。

小猫站起来用前爪推了推他的小腿,似乎在催促他赶紧回家。周泽楷纠结了几秒钟,说:“明天……给你带吃的。”

小猫又叫了两声,好像是听懂了。

 

“不是吧你,老叶?还变成猫这么无耻地卖萌?”

周泽楷走后不久,从黑暗里突然走出一个一头黄毛,嘴里喋喋不休的青年来。他蹲下身和布偶猫对视,伸手想去戳它的鼻尖,却被猫一抬前爪拍掉了手指。

“注意素质啊少天大大,尊老爱幼懂不懂?”布偶猫的猫脸上出现了一个相当生动的鄙视表情。

黄少天刚想抬高嗓门骂他不要脸,看了看四周又压低声音道:“你搞什么搞什么搞什么啊?又是罢工又是离开神之领域,现在跑到人间来做什么,你这样我们很难办啊!”

“罢工?我这是离职后再上岗啊。”布偶猫说。

“你好好的离职做什么?你不找……那个谁了?”说到后半句的时候黄少天几乎没声了,眼神也小心翼翼地,像是怕伤到对方的玻璃心。

“我已经找到了啊。”

“……我靠?”黄少天差点跳起来,“你说真的???什么时候?”

布偶猫舔了舔自己的爪子给自己抹脸,“就刚才,十几分钟前吧。”

黄少天少见地沉默了。

“少天你不说话我很慌啊。”

“去你的。”黄少天伸手拍了一下它的脑门,“你要做什么先给我透个底啊,万一准备把神之领域捅个对穿之类的……我们好早点跑路啊!”

布偶猫无语地看了他一眼,“年轻人不要整天想着搞个大新闻。”

“除了他们欠我们的,多的我一分都不要。”

“好吧,那你现在要做什么得跟我说一声吧?不然我怎么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你也知道文州不好糊弄。”

“这个啊……”布偶猫望着天想了想,说:“先就这样当一只猫吧。”

黄少天满脸怀疑地看着它。

“看我做什么?我可爱啊?想摸吗?不给。”布偶猫站起来优雅地转了个圈,抬着下巴一脸高冷地看黄少天。

“谁要摸你???”黄少天直接后退了一步,“去去去赶紧去找你家枪王,卧槽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溜了溜了。”

他说着随手在空中画了个圈,跟拉开一道门似的把空间给打开了一个洞。

“有什么要我帮忙的记得说啊。”

布偶猫跟他挥挥手,“快走快走,一会儿吓到路人。”

黄少天差点折回去跟它大战三百回合,想到还要帮这家伙瞒着喻文州就是一阵头痛,他摇了摇头,一只脚踏进洞里,瞬间消失不见了。

布偶猫见他走了,抖了抖身上的毛,悄无声息地溜进了小区大门。


============================================

·先存放一下脑洞,这篇大概挺短的,有空写完了再放,看字数决定标上下还是一二三

·还是主要写这锅我不背,有空和卡文的时候写这个=3=都会填坑的,信我!

评论 ( 41 )
热度 ( 10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