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宿扛把子。社畜。圈地自萌。熟读原著再来看同人谢谢。语言环境无中文,语法可能紊乱。但是周叶太好吃了。

© Turumiasa
Powered by LOFTER

【周叶】这锅我不背 21

·周♂叶♀,避雷事项参见前文

·写到后面有点淡淡的忧伤,今天就不插科打诨了

============================================

41

 

只能说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无敌最俊朗一边与浅花迷人周旋,一边寻找着攻击的机会。叶修撇撇嘴:“退役之后就在网游里虐菜?你还没差到这种地步吧?”

对方切了一声,“虐菜?我这是虐你!”

“哦?”这一下就让叶修找到了破绽,她抓紧时机猛攻,还不忘挑衅道:“就你啊?你拿过几个冠军?敢在我面前大放厥词?”

“……”

张佳乐梗了一下,复又无奈道:“你有意思吗?”

“确实不太有意思,大家都这么熟了,打起来没什么新意。”叶修说。

“我是说,你这样打网游,有意思吗?”

“我跟你能一样吗?我这可是在做正经事。”

“你的正经事,就是在网游里胡闹,欺负普通玩家?”

“这话可就不对了,我这是在垫地基,懂吗?”

张佳乐愣了愣,突然明白了她的意思,语气骤然放松下来。

“还不准备放弃吗?”

“我为什么要放弃?”叶修反问道。

“该有的你都有了,还有什么可追求的东西?”说到这里,张佳乐有些黯然。

叶修呵呵一笑,“冠军当然是来多少都可以,难道还会有人嫌多吗?”

“你还想拿冠军?”张佳乐疑惑地问,“你们嘉世那种情况,明眼人都看出来问题了,根本没法调解。你还要回去给他们收拾烂摊子不成?”

“嗯?你竟然不问我是不是要去轮回,看来你也很了解我啊。”

“大哥,你那点心思,我们这些人还能不知道吗?乘东风这种事,一看就不是你的风格。”张佳乐说。

“你还是挺有觉悟的嘛,还有什么想不开的?我给你开导开导啊。”叶修一面着说,一面还在攻击,两人的角色挨得很近,说话声音也不大,外人看不出端倪。

“还开导我?你不是也退役了?”张佳乐语气平静。

“我这是战略性撤退,而且我可不觉得自己已经到了必须放弃的时候。”叶修说。

“还能怎么样呢?你现在不也只能打打网游过瘾?”

“这你可就错了,初心不改,这句话知道不知道?”叶修笑,“我们这些人,哪个不是从网游里出来的?这么快就忘本了?”

张佳乐立即反应过来她的意思,不可置信道:“你想从网游里拉出一支新队伍来?这不可能,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只要有点实力的新人,都被俱乐部给签走了,哪儿能留给你?”

“谁说我找不到?队伍都快满员了,没你的位置,边儿待着去吧!”叶修说得有模有样,由不得张佳乐不相信。

“你拉到人了?不是开玩笑的吧?”

“当然。”叶修还是那副悠闲的语调,“你就在台下看着我拿第四冠的英姿吧。”

张佳乐回以沉默,并操纵着浅花迷人后退了一步。

 

叶修退出了游戏,开了一包烟,取出一根来瞧了瞧。

她抽烟至今已经有十年,也说不上是烟瘾还是如何,这习惯一时半会铁定改不掉。周泽楷倒也没劝她戒烟什么的,只是默默地托人带了几条进口烟给她,包装还挺好看,五颜六色的,装了一个小箱子寄过来。

叶修随便挑了个浅绿色的,手指在滤嘴上捏了捏,摸到里面的一颗小珠子,用力捏爆。然后熟练地操起打火机在手心里打了个转,给自己点上。

陈果在门口看得一时失语,这人的手好看到没边了,点个烟的动作都跟电影画面一样充满美感。

她刚想抬手挥散那些烟雾,却闻到了一股冰凉又香甜的味道。

“咦?你这烟怎么是水果味?”

叶修看了看她,又看了看烟。

“味道很重吗?还好吧,薄荷的。”她说着又吸了一口,这烟的焦油量比较少,烟味很轻,不如她平时抽的那些有劲,但是薄荷味直接从喉咙凉到心底,非常提神。

陈果倒觉得这烟不错,闻着还挺香,便抓起她搁在桌子边上的烟盒看了看,“这什么?日文啊?还是进口烟,周泽楷送的?”

“是啊。”叶修几口抽完了,把烟蒂按灭在烟灰缸里。“味道不错,小周真贴心。”

说是这么说,陈果却注意到她烟灰缸里的烟头数量还不到往日的一半,稀稀拉拉地戳在里面,顿感满意。

“不错不错,这味道不呛人,少抽点对身体好。”陈果说着将手上的白瓷碗放到了她手边去,里面都是削好了的苹果块。“我跟小唐出去买了脆苹果,你吃不吃?”

“吃啊。”叶修说完却没有去拿,径自打开了一个文档。

陈果知道她这是又在写比赛分析了,索性拉开旁边的椅子坐下。叶修这才注意到她手上还攥着一个半透明的文件夹,便问:“这是什么?”

陈果挠了挠脸颊,比较迂回地问:“那个,叶修,咱们战队现在人也不少了吧?”

“嗯,有我,小唐,老魏,包子,昧光,小手冰凉,已经有六个人了。”叶修说,“这个人数也已经达到了一支战队的最低要求,怎么了吗?”

“等等,小手冰凉是谁?”突然听到一个陌生的名字,陈果出声问道。

“牧师啊。”叶修说。

“你不是不要牧师吗?”陈果揶揄道。

叶修被她给逗笑了,“那是打副本,团队赛没有牧师可不行。”

陈果点点头,既然是叶修找的人,她当然不会有意见。

“你什么时候找的牧师?我怎么都不知道?”

“就刚才。”叶修用手敲了敲电脑屏幕。

陈果对她的行动力也是彻底服气了,摆摆手把这个话题略过。

“我之前不是也说过要买个房子吗?今天我跟小唐出去转了转,挑了几间,你看看有没有喜欢的?”陈果说着把手上的文件夹递给她。

叶修点点头,伸手去接。

害怕她会一甩手说哪个都行的陈果松了口气,虽然这只是战队宿舍一样性质的地方,但在她心里也算是个家。本来今天就可以拍板决定的,她却突然很想让叶修也看一看。

叶修没有丝毫敷衍的意思,仔细地看完了户型和简介,将其中一张纸抽出来。

“我觉得这个就很合适,又有露台又有花园,房间数量也合适,小区离网吧不远,挺好的。”

“那就这个了!”陈果很开心地将那张纸拿过来又从头到尾看了一遍,越看越满意。抬头一看叶修,她挑好了房子之后马上又看起了比赛视频来,眉头微微皱起,很不满意的样子。

陈果看了一眼屏幕,放的是嘉世的比赛。

叶修的状态跟她看别的队伍比赛的时候有所不同。通常她在看比赛的时候都是很淡然的,无论谁输谁赢都只会成为分析报告上的一笔,不会让她有什么情绪波动。只有在看嘉世比赛的时候,她不像是在观战,而是审视。

这时的叶修就不太像是陈果认识的那个总是懒懒散散,吊儿郎当的叶修了。也不像是玩荣耀的时候,那个总是游刃有余地混得风生水起的君莫笑。

现在她面前的叶修,才真正与她心目中的叶秋队长的身影渐渐重合起来。

即使已经被退役,嘉世在她心里的地位终究是不一样的。

陈果不禁再次为她感到了难过,叶修却突然摘下耳机,把文件保存,网页最小化,

“我出去透透气。”她说着扫走了烟盒跟打火机,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三月底的天气已经开始渐渐回暖,叶修体质偏寒,出门的时候还加了件外套。跟陈果在脑补的复杂内心活动不同,她其实真的就是出来透气的,网吧包间太闷,她在里面坐了一天都快缺氧了。

仗着夜色的伪装,叶修缩在网吧旁边的小路里,也不怕被人发现。她慢慢地烧完了一支烟,一阵穿堂风刮过,配合烟里的薄荷味简直透心凉。

叶修一秒收回之前的评价。这薄荷烟简直太得劲了,多抽两根出来吹吹风,又是几个小时精神抖擞。

她的外套里面是一件不怎么厚实的连衣裙,直接套上就能打游戏,很方便快捷又面料柔软,穿着率非常高。但是穿了裙子在室内走就不会记得去穿长袜,叶修出来得急,也没回去加双袜子,现在双腿光溜溜的,的确有点冷。

她弯腰捂了一下自己冻得冰凉冰凉的膝盖,将烟头扔到地上踩灭,一低头就看到一个长长的影子在自己脚下。

叶修回头一看,不远处站着一个包得严实,眼镜口罩鸭舌帽全副武装的人。帽子底下是一头迎风摇曳的黄毛,他手上提着一个印着冷饮店LOGO的塑料打包袋,跟叶修对上了视线。

……谁?

此人看着怪模怪样的,叶修不禁往后退了半步。

对方却像是付出了十年的勇气似的,一个箭步冲到叶修面前,举起了手里的袋子,语气僵硬地说:“……喝吗?”

叶修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袋子里的饮料,沉默了。

饶是她江湖经验丰富,也没遇到过这么诡异的事情。

见她不动手,对方干脆伸手把袋子里的两杯饮料都拿出来,在手里试了试温度,把热一点的那杯不由分说地塞到她手里。

“布丁奶茶,不爱喝就暖暖手。”

叶修将奶茶被子转了一圈,找到标签。

半糖,还可以。

她又借着路灯的暖光仔细看了看来人的脸,突然笑了起来,“孙翔?你QQ号找回来了吗?”

 

42

 

孙翔没法回答这问题,他思想前后把那事儿过了一遍发现自己有点蠢,想直接去问苏沐橙那天那男的是谁,又觉得这话说出来像是他跟苏沐橙有什么似的,太奇怪了,便一直没有开口。

一时兴起出来买个奶茶,被告知店里做活动,第二杯半价,他就索性买了两杯,结果往回走的时候抄了个近路,竟然在路上碰见了叶修。

孙翔还在组织语言的时候目光上下一打量,忍不住说:“你们女孩子光着腿都不会冷的吗?”

“啊?”叶修愣了愣。“怎么可能不冷,我这不是就要回去了嘛。”

她说着把手伸进袋子里找吸管,摸出来对着封口扎了好几下没扎得进去,咦了一声,开始思考直接把盖子撕开的可能性。

孙翔看不过眼,一把拿过来“噗”地一下将吸管插进去,再把杯子还给她。

“哦哦,厉害厉害。”叶修赞许地说,并接过奶茶喝了一口,蜂蜜和奶混在一起的味道很微妙,但还不错。

她今天穿的平底鞋,孙翔要跟她说话就得低头,他犹豫着说什么好,叶修听到他的呼吸声,一边喝东西一边抬起眼睛看他。

“?”

孙翔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变红,支支吾吾了半天说了句再见就逃也似的跑掉了。

叶修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心说这孩子神经还挺敏感的,受什么刺激了?

却见孙翔跑到路口,抱着头蹲下思考了一分钟人生,又跑了回来。他一把拉下自己的口罩,喘着气大声说:“我承认,你很厉害,但是我一定会打败你的!”

叶修一脸茫然,很难脑补他在刚刚那一分钟里都经过了什么人生的大起大落,但是人家一腔热血,也不太好问你在说什么玩意儿。

“……哦。”

孙翔好像有点生气,总觉得叶修好像在敷衍他。“龙抬头,我也能打出来了!”

“你还专门去练了这个?”叶修有些无奈。

“哼,你能做到的,我为什么做不到?”

这是何等幼稚的小孩子攀比心理?

“你当然做得到。”叶修说。“但是没什么意义,有空去练龙抬头,不如干点正经事。”

孙翔的情绪起伏很大,呼吸急促,令她一度以为马上就要动起手来的时候,他的气势却突然消失了。

“他们都说只有你才能打出龙抬头……”

叶修愣了愣,随即叹了口气,伸手过去弹了一下他的帽檐。

“你干嘛?”孙翔很紧张地扶住自己的帽子,四处张望确定没有人看到他。

“我玩荣耀十年了,你才几年?”叶修好笑地看着他惊慌的样子,“小朋友现在就想要改朝换代,还为时过早吧。”

“早晚会有那么一天的。”孙翔说。

“是啊,毕竟我也打不了几年了。”叶修倒是坦然。

孙翔抬起了下巴,“那你可要坚持到我打败你的时候。”

叶修呵呵一笑,“不如先保证嘉世不出局再说别的。”

说到这个,孙翔就有点底气不足了,战队内部刚刚决定要暂时雪藏他,这事他没法跟叶修保证。

他心里想的什么都写在脸上,叶修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意外吗?其实并不,这就是陶轩干得出来的事情。

商人嘛,总是利益至上的,从一开始他们追求的就不是一样的东西。也许一开始的时候是的,后来人心就变了。

叶修喝完了奶茶把被子往垃圾桶里一扔,“冷死了,你也赶紧回去吧。”

说着她就往兴欣网吧走去,孙翔却突然叫住她:“叶秋!”

“什么事?赶紧说。”叶修停下来等他说完。

“一叶之秋的事,对不起。”孙翔一口气说完,好像干完了一件大事,骤地轻松起来。他紧盯着叶修,对方脸上却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

“你不需要对得起我。”叶修说,“你只要对得起一叶之秋就行了。”

 

与孙翔的意外相遇并没有影响到叶修的心情,战队成立前的各项事宜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上林苑的环境比叶修想象的还要好,魏琛也感慨时代不同了,现在的条件比联盟刚成立那会儿不知道好多少。

包子本人跟他在游戏里的性格一模一样,脑回路清奇,但很好相处,一见叶修就老大老大地叫上了,恍惚中让叶修想起了嘉世战队刚刚成立那会儿的感觉。

自从叶修退役后第一次真正地忙碌起来,好在还有魏琛,两位前豪门战队队长指导一群新手训练倒是不成问题。只是晃眼一过,就到了四月。

陈果轻手轻脚地关好了门,从楼梯上下来,却见叶修竟然起得比她还早,而且没有在打游戏。她破天荒地穿了一身深色,黑外套黑皮靴黑色牛仔裤,头发扎起一个高马尾,看着竟然还有点帅气。

“早。”叶修双手插在兜里,坐在前台的椅子上,像是在等人。

“你这是要出门?”陈果不确定地问。

毕竟叶修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不到中午不起床,能起个大早本身就已经是奇迹了。

“是啊。”叶修说着从冰柜里拿了一罐杏仁露,打开灌了一口。

“去哪里啊?”陈果好奇。

“清明节嘛,当然是去扫墓了。”叶修理所当然地说。然后拉着冰柜门问陈果:“你喝点什么垫垫肚子吗?”

陈果脸色一变,“你大早上的就空腹喝冰水??”

“饿了嘛……”

“你的胃还要不要了?”陈果走进前台,拉开柜子找了盒早餐饼干出来。“拿去就着吃,你多大人了还不知道好好吃饭?”

叶修乖乖被训,撕开包装取出一块饼干三两口吃掉了。

“去哪儿扫墓啊?你不是B市人吗?”陈果问。

“南山公墓。”叶修说。“去看一位朋友。”

陈果也意外了一下,“南山公墓啊,我也去那里,一起走?”

“等等沐橙。”

话音刚落,就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从门口跑进来的赫然便是苏沐橙,戴了个大墨镜和棒球帽掩人耳目。陈果一见她就高高兴兴地过去招呼,叶修也几口喝完了饮料,起身跟着她们出门。

三人招了辆车就往南山公墓进发了,路上陈果与苏沐橙相谈甚欢,叶修却是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大概是昨晚熬夜今天又早起,生物钟不允许她这样胡闹。

等到了地方,陈果在花店买了最传统的黄菊花,苏沐橙则挑了一束叫不出名字来的花,叶修就在门口等着,没有进来的意思,见她们都挑好了便就跟着走。的确很像她的性格,对买花这种事是一点出谋划策的心情都没有的,要求很低,有就可以。

三人走进墓地之后就不约而同地沉默着,也是出于对死者的尊重。陈果先找到了她父亲的墓,约好了一会儿再会合,叶修点点头,跟苏沐橙肩并肩地继续往前走。

苏沐秋的墓是不会有第三个人来探望的,上面又长了些青苔,刻字的沟壑里也积了灰尘。叶修从苏沐橙拎着的小袋子里取出一张旧毛巾和一瓶矿泉水,倒了些水将毛巾浸湿,伸手一点一点地把那些东西清理干净。

苏沐橙也拿着湿巾帮她一起清理,脏了的毛巾和纸巾又扔回袋子,系紧了,准备一会儿找个垃圾桶扔掉。

叶修就着剩下的水洗了手,从包里摸出烟盒,抽了三根,叼在嘴里点燃了,又取下来放在苏沐秋墓前等它们燃烧。

“今年给你来点新鲜的,进口烟,没抽过吧?”

“老烟枪偶尔也换个淡口的,没准儿抽着抽着就戒了呢?”

“噢这烟可贵了,小周送的……”

“忘了,你不认识小周,你要是还在的话一定也会喜欢他的,跟你一样玩的神枪手,玩得特别溜,不过反正你现在也玩不了了,我说他是最溜的你没意见吧?”

“有意见也不行,听不见。”

苏沐橙忍不住笑出了声,也跟叶修一样对着苏沐秋的墓碑说:“小周可是叶修的男朋友,你有意见也不好使。”

叶修从善如流地点点头,“那倒也是。”

“说起来,什么时候也让小周过来看看吗?我哥应该还蛮想认识他的。”苏沐橙说。

“我谈恋爱关他什么事?”叶修说完,想了想又改口道:“噢,是得带小周来炫耀一下,这十八年魔法师肯定嫉妒死了。”

“明年吧?如果小周有空的话。”

“行。”叶修将燃尽的烟头杵在地上按灭,又抬头看着墓碑上苏沐秋的名字。“明年再来的时候,就有第三个人了,免得你每年都看我们这两张脸看得腻味,我带大帅哥来给你瞧瞧。”

“走吧。”苏沐橙扶着她的手臂将她从地上拉起来。

叶修拍了拍身上的烟灰,跟苏沐橙一起返回,留下一丝丝清淡的烟味和甜甜的蜜瓜香。


============================================

·写这章的时候我也在抽这个烟,结果打火机没油了,直接在灶台上点的,老刺激了

·小周这次活在了台词里w不过叶叶马上就要去轮回了,让他等一等吧!每次都开车往返也是很累的呀。

·本子的事情已经谈妥啦!大家安心看文=3=现在写正文的同时我也在抽时间写番外辣

评论 ( 114 )
热度 ( 23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