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宿扛把子。社畜。圈地自萌。熟读原著再来看同人谢谢。语言环境无中文,语法可能紊乱。但是周叶太好吃了。

© Turumiasa
Powered by LOFTER

【周叶】这锅我不背 23

·周♂叶♀,避雷事项参见前文

·全场最惨:轮回经理

============================================

45

 

原本轮回经理也没想过能让周泽楷帮上什么忙,毕竟战队队长的私人情感问题跟俱乐部的生意不能混为一谈。就像叶修说的,亲兄弟明算账,只要钱算清楚了,别的问题就都好商量。

在叶修说明来意之后,本来是想过来看热闹的江波涛也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反复确认了好几遍“是说的技能书吗?”。周泽楷听了也惊讶了一瞬,但他抱着叶修一点撒手的意思都没有,在经理欲言又止的目光下,叶修双手捏着周泽楷的脸颊轻轻扯了好几下他才不情不愿地放开,眼尾往下一压,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

轮回经理干笑了几声,感觉自己一脑门的汗。左边是手握技能书攻略的叶秋大神,右边是轮回一哥,旁若无人地眉目传情,而他谁也不敢得罪,谁也得罪不起。

这叫个什么事儿啊……

还好这屋里还有个两边都说得上话的江波涛,挺身而出代替经理跟叶修聊起来。这时候确实指望不上周泽楷,他不干脆利落地说“好,买”就不错了。

叶修拿着江波涛的无浪清了几个任务,可惜的是运气不好,一本技能书也没出。她啧啧两声,拍出了迎风布阵的账号卡。

“怎么样?这个账号卡可不是我拿来诓你们的,只要你们之中没有哪个任务狂魔把这套攻略上的任务全都清干净了,帮你们提高技能点是肯定没问题的——小周,你的一枪穿云没清过任务吧?”

“没有。”周泽楷摇头。

叶修又转头看着江波涛:“你这脸也太黑了,本来无论这桩生意成不成都能混到技能书的,竟然一个都没出。”

江波涛苦笑。

轮回经理还是持怀疑态度,叶修说这套攻略出技能书的概率在60%,但是概率这种东西谁又说得准呢?脸黑就是出,脸黑就不出,实际上是0%和100%的区别。

“你可别想着让我整套给你试一遍啊,到时候角色技能点上去了,你们又不要,我岂不是亏大了?”叶修说。

“要。”周泽楷斩钉截铁道,并虎视眈眈地瞅着经理。

轮回经理压力山大,“叶神哪里话?要真有用,我们怎么可能不要嘛。”

“哦,那你再考虑一下。”叶修说着就拔掉账号卡,起身要走。

轮回经理顿时就慌了,叶修来去如风丝毫不拖泥带水,这不是一个推销人员应有的素质啊!但是转念一下,她手里这东西可不愁卖,轮回不买,那多得是俱乐部想要,没准儿人叶神今天来轮回还是看在周泽楷的面子上呢?

人一想多,那想法可就不一样了,自我攻略,最为可怕。轮回经理赶紧拦住叶修,赔笑道:“叶神你看你这是……哎,不着急嘛,我们坐下来慢慢说。”

他硬生生地从枪王波澜不惊的眼神里读出了“技能书攻略都不要,你脑子怎么了?”“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别怪我没提醒你”“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你怎么还不给钱?”等多重深意。

由于谈生意这事不便有其他人在场,周泽楷和江波涛都自觉地退了出去,叶修则跟轮回经理两根老油条互相试探扯皮你来我往到天黑都没个结果。

周泽楷在门口纳闷:怎么还没谈好?难道我们轮回很穷吗?

叶修有点尴尬:这玩意儿应该卖多少钱合适?喊贵了怕人家不买,说低了老魏和昧光吃亏啊。

轮回经理快哭了:你倒是说说要我们怎么买啊?

两方僵持不下,最后还是轮回经理先扛不住了,表示我们俱乐部高层需要开个会商量一下,叶神不如回去休息一下,明天再说?

叶修倒是真不着急,等个一两天完全不是问题,便欣然同意。

她一走出办公室,就见周泽楷蹲在门边,就差没长出一双尖耳朵和大尾巴了。

蹲地上这个动作要是由魏琛或者包子来做,大概就是一副等人出来套麻袋打一顿的混混样,如果是黄少天,那就是迷路的小朋友。周泽楷蹲在地上竟然蹲出了一种拍杂志内页的感觉来,有点颓废,但是超酷,让人忍不住开始寻找镜头。

听到动静的周泽楷迅速站起身,也不知道说什么,就眼巴巴地看着叶修。

紧张的小眼神看着怪萌的。

“今天天色已晚,明日再议。”叶修说完,做贼似的东张西望看了一圈确定四下无人,飞快地踮脚在周泽楷嘴角亲了一口。

揩完油还嘻嘻笑,“憋死我了,搞得跟偷情似的。”

周泽楷也被她逗得笑起来,低下头跟她交换了一个正儿八经的吻。

小几个月不见,两人都保持着时有时无的联系,多半是些无关紧要的话。不在一起的时候甚至不知道能跟对方说些什么,身处不同的战队,有什么事也不能明说,真的是非常憋屈。叶修忙着挖墙脚和训练新人,周泽楷带领轮回进行一场又一场几乎没有间隙的常规赛,他们的生活看似奔向同一个目标,却丝毫没有交集。

这跟他们在一起之前好像并没有什么不同。

只在夜深人静忙完了自己的事,突然空闲下来的时候,思念就趁虚而入,疯狂生长。

周泽楷紧紧地抱着她,好像只有这样大面积的身体接触才能让他安心一般,抱了很久都舍不得放开。

猝不及防看到这一幕的江波涛直接后退一步,回到了拐角的另一面。周泽楷这段时间偶尔的心不在焉和过于漫长的沉默,以及训练结束后一个人对着电脑屏幕发呆的行为都突然有了解释。

他听到背后的脚步声,赶紧回头对跟着过来的方明华做了一个“嘘”的动作,又摆摆手。方明华立刻会意,两人不约而同地放轻了脚步声,转身回了训练室。

 

轮回战队的氛围跟大学生宿舍有些类似,这是一支相对年轻的队伍,他们有周泽楷这样一个沉默寡言的队长,却丝毫不影响他们身上用不完的活力。

只是今天的聚餐现场安静得有点诡异。

究其原因,大概就是饭桌上的万草丛中一枝花,而且她还是朵霸王花。

平时一唱一和、1+1约等于黄少天的杜明和吕泊远都收敛了不少,吴启跟方明华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江波涛觉得自己坐在这里脑门贼亮,简直光芒万丈。

但是周泽楷心情极好,江波涛几乎看见他背后花团锦簇,还闪着少女漫中那种用于烘托“此人巨帅”的小星星。

他现在正沉迷于投喂叶修。

不是夹菜夹到她碗里垒起一座山的那种,而是直接喂到嘴里。

看一看都觉得自己受到了一万点伤害。

叶修就不必说了,她到哪里都这么自如,丝毫不受环境影响,甚至还跟周泽楷有说有笑的——主要是她负责说,周泽楷负责笑。

江波涛的心又被扎了一下,小周今天已经把平时一个星期的量都给笑完了。

要说这桌上除周泽楷和叶修以外表现得比较突出的,大概就只有杜明。他在全明星周末之后对唐柔念念不忘的事情轮回内部基本上人尽皆知了,这会儿有机会接触到唐柔的好朋友叶秋大神,他简直是竭尽全力在压制自己的逗比本性,想给她留下个好印象。

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印象可以留啊!早在全明星赛场上你就已经把脸丢尽了好吗?

江波涛内心唾弃,脸上还带着恰到好处的微笑。他环视一周,感觉心越来越累了。

讲道理,虽然蓝雨一直被戏称为蓝雨庙,实际上没有女队员的战队远不止蓝雨一家。轮回之所以一直没被划进庙圈,多半是因为周泽楷吸引来的女粉丝太多,花了大家的眼睛。就看看这帮人面对着叶神这怂样,轮回战队,脱单无望啊……

其实想一想一般情况下他们应该如何跟女孩子相处呢?大概就是聊聊游戏,聊聊游戏,和聊聊游戏吧?

这就很尴尬了,谁敢跟叶神聊游戏啊!叶神是什么人?一不小心被她套出战队机密怎么办?

有这样的顾虑在里面,再加上与异性相处的经验甚少所致,除了脱单的周泽楷和已婚的方明华之外,其他人多多少少都有些不自在。

叶修大约也是发现了这个问题,饭局进行到后半段的时候就贴着周泽楷的耳朵说自己困了。周泽楷一听就马上去掏车钥匙,两人先行离开。

众人如蒙大赦,纷纷站起来送他们出门,非常热情地说“叶神慢走啊!”“队长辛苦了,明天见!”“叶神有空常来!”

说最后一句话的杜明被擂了一拳。

“哎,叶神的气势太有压迫力了,我话都不敢说。”吴启忍不住说道。
    “斗神气场一米八啊。”吕泊远也说。“队长连这样的叶神都能搞定了,我服。”

“队长深情起来我等咸鱼连灵魂都颤抖了……”

“我看到漂亮妹子都不敢上去搭话,一想我靠那还是叶秋,随随便便就能碾死我,简直是最怕的。”

“注孤生啊……”

“注孤生吧。”

“真惨……”

“我也好想脱团……”杜明说完又被群嘲道:“妈的又来了,走开你这个叛徒!”

方·已婚人士·明华笑而不语。

 

46

 

另一头的周泽楷家里,不说鸡飞狗跳,也差不了多少了。

叶修从浴室里出来之后让周泽楷按着把头发吹干了,歪七扭八地躺在沙发上接手了周泽楷在等她洗完的时候随便开的游戏,握着手柄正打得起劲呢,下腹一阵突如其来的阵痛惊得她手一抖,游戏角色没躲开技能,直接被boss锤爆。

这痛感可以说是非常熟悉了。

叶修哪儿还顾得上游戏,直接一个鲤鱼打挺从沙发垫子上蹦起来,几步走过去一把推开门就蹿进了浴室。

这动静把里面正在洗澡的周泽楷吓得浑身一抖,抹了把脸,将湿漉漉的头发给梳上去。好在淋浴间和外面隔了一层磨砂玻璃门,周泽楷草草地冲掉身上的泡沫,随手扯了条浴巾在腰上一围,推开门还没走出去,就对上了叶修涨得通红,泪水几乎要从眼眶里溢出来的脸。

周泽楷瞬间就慌了。

他身上还满是水汽,也来不及擦干,脸上都还有不停滚落的水珠。叶修一手拽着衣服下摆,将它拉到自己的膝盖下面,一手死死地按着小腹。

她前二十五年的人生里还从未有过如此尴尬的时刻。

“怎么了?”周泽楷蹲下来跟她平视,在这个高度闻到了一点夹杂在沐浴露洗发露和水蒸气里的,不同寻常的气味。

叶修酝酿了半天话语,还没开口就仿佛被雷劈中似的僵硬了,她的头迅速地低了下去,从喉咙里发出一声痛苦的呜咽。

周泽楷更慌了,连忙去掰她的手。

“哪里痛?”

叶修摇摇头,缓了半天劲儿,才气若游丝地憋出一句:“生理期……提前了…………”

她咬着牙忍住下腹好像分分秒秒钟都在被一百个大漠孤烟疯狂连击的痛感,尴尬得快要窒息地继续说:“你能不能……”

周泽楷秒悟,迅速点头。但是叶修的样子看起来实在是太可怜了,他一时都不敢离开她出去穿衣服。

空气突然安静了几秒钟,叶修终是脸红得快要冒烟一样一字一顿道:“你……快出去让我好好穿裤子啊!”

 

十几分钟后,周泽楷熟练地做好了面部遮挡,出现在了他家楼下的便利店里。

得亏他住在市中心,便利店里的东西很全,他第一次帮忙买女性卫生用品,倒是没什么心理压力,枪王大大很冷静地站在一个女生旁边,看着货架上五颜六色的包装懵逼了一秒钟,直接将目光转移到价签上,挑了最贵的那一种放进篮子里。

方法比较简单粗暴,但很稳。

想到叶修那一脸痛苦,他挑好了必要装备之后决定再去搞点补给。于是周泽楷绕去了摆放药品的货架前寻找止痛片。

刚才站在他旁边的女孩子正准备去结账,看到他蹲在地上一脸安静又严肃地拿着一个药盒子仔细阅读说明,忍不住过来问:“请问,你是要给你女朋友买止痛片吗?”

周泽楷抬头看看她,重重地点头。

“买那个吧,你左手边的,银色和蓝色盒子的那个比较好用。”她说。

周泽楷拿了一盒,站起来认真道:“谢谢。”

“不用不用,这点小事。”对方摇摇头,又笑着说:“真羡慕你女朋友,对象这么体贴。”

周泽楷笑了笑,没有说话。再次向对方道谢后,他又去冷柜那边挑了点还算新鲜的食材,一并带去结账。

 

叶修扯了些纸巾给自己处理了一下,周泽楷临走的时候给苏沐橙打了个电话,听她指挥去烧了些热水灌进塑料瓶里,用柔软的毛巾包严实了给叶修捂着。这会儿她躺在床上,倒是比刚刚好得多了。

楼下传来了开关门的声音,周泽楷从袋子里取出给叶修带的东西,放在浴室的洗手台边,又去倒了一杯温水,带着药上楼。

叶修乖乖地吃了药,身上没什么力气,周泽楷干脆地将她抱起,一路送进浴室。他在门外面等了会儿,直到叶修自己出来,又把她抱起来再送回床上。

“感觉我自己好像是你家的大型玩偶,随随便便就被你给捞起来了。”叶修还有心思开玩笑,看起来是真的好很多了。周泽楷给她盖好被子,轻轻地掐了一下她的脸,说:“那就……努力,长胖一点。”

叶修在被子里蹬了蹬腿儿,白嫩嫩的小腿从被子里挣脱出来,勾住了周泽楷的膝弯。

“你别又去睡沙发。”她说着,做出一副很大哥的样子伸手拍拍床垫。“来来来,睡这里。”

周泽楷从善如流地应道:“好。”

叶修吃了药之后有些迷迷糊糊的,就听见周泽楷在楼下走来走去不知道忙活什么,搞了好一阵才关了灯走上来,轻手轻脚地拉起被子上床。叶修顺势一滚,准确无误地滚进了他怀里,心满意足地蹭了两下。

被子里暖烘烘的,周泽楷的体温显得低了些,但他穿着薄薄的绵T恤,身体很快就暖和起来。他身上有着叶修熟悉的香味,本来叶修还想调戏他两句,但是这太让人安心了,她眼睛都睁不开,嗯嗯唔唔地跟困意搏斗了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生理痛是一阵一阵的,睡了没几个小时止痛片的药效渐渐过去,叶修又开始腹痛。她硬生生地被痛到半梦半醒,周泽楷感觉到她的挣动,还伴随着哼唧声,意识朦胧地伸手过去从背后抱住她,轻轻地帮她按揉小腹。

等挨过了这一阵,叶修又渐渐睡过去。

一晚上来回折腾了几次,到后半夜,周泽楷干脆就抱着她不变换动作了,叶修一扭动他就条件反射性地给她揉揉,他的手心很温暖,一直帮叶修捂着她冰凉冰凉的腹部皮肤,等到凌晨四五点之后这头天的生理痛才终于是差不多挨过了。

叶修彻底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隐约还是有点痛感,但跟昨天比起来完全可以忽略不计。她伸手在床铺上探了探,周泽楷已经起来了。

她还隐约记得昨晚把周泽楷折腾得够呛,估计一夜都没睡好,他这么早又起来是在干什么?

叶修刚想下床,就听见楼梯那边传来的脚步声。

周泽楷端着一个浅蓝色瓷碗走上来,见叶修醒了,示意她不要动。隔着这么几米远,叶修就闻到了熟悉的食物香味,不由得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他坐到床边,舀了一勺汤起来,耐心地吹凉,末了还是怕太烫,又贴着自己的嘴唇试了试温度,才用碗接着勺子喂到叶修嘴边去。

叶修胃里空荡荡的,自然没有理由拒绝。她张嘴喝下,汤的味道有点淡,但是番茄和排骨的味道都很浓郁,土豆大概是完全融化进了汤里,口感才这么浓稠。

周泽楷还想一口口地喂,按着这法子估摸着得一碗汤得喝到中午去,叶修赶紧接过了碗,几口吹凉了喝下去。

盐放得这么少,肯定不是外卖。

叶修想着,还是开口问道:“小周,这是你做的?”

周泽楷点头:“苏沐橙说你喜欢。”

叶修感觉到自己的心都重重地跳了一下,自己这双手可以说是十指不沾阳春水了,别说做饭,连碗都没洗过。周泽楷的手这么金贵,竟然还会做饭??万一被烫到了,轮回的老板还不得找她拼命啊?

但是想归想,这话一说出来周泽楷可得伤心死了。

叶修内心五味陈杂,将碗放在床头柜上,双臂一张,环住了周泽楷的腰,半开玩笑半认真道:“枪王大大对我这么好,实在是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了。”

“好。”周泽楷回答得干脆,眼睛都亮晶晶的。

“结婚吧,就现在,我马上打个飞的回家偷户口本。”

叶修说完,跟周泽楷对视几秒钟,两人几乎是同时破功,大笑出声。叶修笑着笑着又哎哟一声蜷成了一团。

乐极生悲,便是如此。

“疼疼疼,好疼,药还有吗?”

周泽楷摇摇头。

叶修震惊了,“止痛片是论颗卖的?”

周泽楷继续摇头,解释道:“不能多吃。”

“不行我忍不住,真的疼!”叶修可怜巴巴地瞅着周泽楷,她家枪王不为所动的表情一个大写的没得商量。

止痛片确实不能多吃,产不产生依赖性还另说,越是吃得多,抗药性就越强,下次再吃就没有用了。这事儿其实叶修也知道,她就是持宠而娇,随便喊两句。

她说话声音还挺有精神的,周泽楷当然听得出她情况比昨天好多了,根本没痛得那么严重。但周泽楷还是下楼去给她冲了个热水瓶塞进被子里,让她躺着不要起来。

“不行啊,我还要去跟你们经理谈生意……”叶修忽然想起来还有正事,瞬间疯狂挣扎要从床上爬起来。

“我去谈。”周泽楷斩钉截铁道。

“枪王大大,你的意思是要帮我去挣你们的轮回的钱吗?”叶修调笑道。

周泽楷则是认真地说:“你躺着,我去谈。”

“……你不是说真的吧?”叶修的眼前几乎已经出现了轮回经理生无可恋的表情了。

“真的。”周泽楷将她按回床上,压好被角,径直进去了衣帽间换衣服,一副势在必行的模样。

叶修这下真的是一脸懵逼了。

等这波过了,下次去轮回的时候还能顺利地进门吗……


============================================

修仙写文,真得睡了……明天起来再说TUT

看了看大纲,我很绝望啊,加塞的内容越来越多了……


评论 ( 80 )
热度 ( 3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