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宿扛把子。社畜。圈地自萌。熟读原著再来看同人谢谢。语言环境无中文,语法可能紊乱。但是周叶太好吃了。

© Turumiasa
Powered by LOFTER

【周叶】无尽长夜 2

·这篇真的是脑洞产物啊,一直犹豫还要不要继续放出来,既然有人问起,那我还是放吧。

·非常意识流,我脑内下了很大一盘棋

============================================

02

 

窗外生长着异常茁壮的植物的走廊尽头,是一个纯白色的密闭空间。

那里明明什么都没有,却上了一道又一道精密的锁。空旷的,连空气都不流通的房间里好像关着什么人。

——你想活下去吗?

——我可以帮你逃脱,到一个他们追不到的地方去。

你想让我帮你做什么呢。

——帮我找一个人,给他带一句话。

身体好像很沉,想跑却跑不快。虽然没有痛觉,却能明显感觉到体力正在飞快地流失,目所能及的地方都是一片白茫茫,但那不是光,相对的也并没有影子。突如其来的爆炸声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没由来的让人感到心慌。

双手无意识地向后一摸索,扣上了不知何时出现在腰侧的两把枪。

它们原本摸起来像是死物,形状大小统一。在被触摸到之后,左手的那把枪慢慢变得冰冷,右手的枪却很温暖。

就像活过来了一样,它们的样子也渐渐变得不一样了。

 

周泽楷这一觉睡到了第二天下午才醒过来。疯狂熬夜又疯狂补眠,后果就是整个头都沉重得不行,又昏又涨,差点爬不起来。他的后背全是冷汗,手心也是冰凉冰凉的,昨晚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醒来之后却一点都想不起来自己究竟梦到了什么。

他伸手在枕头边摸索了一会儿找手机,准备给江波涛打个电话请假。手机屏幕一亮起来,上面正有一条江波涛的短信。

【现场照片被人爆出去了,警局周围全是记者。所有的资料都发到了你的邮箱里,这两天不要来上班。】

这段话没头没尾,只交代了重要的事情,似乎连组织语言都来不及,可见江波涛现在是真的忙到晕头转向。

周泽楷静静地看完,手一垂直接把手机扔在了床垫上,翻了个身准备再睡一会儿。他的头往枕头里压了压,突然感觉到头顶似乎有什么毛毛的东西,温度还颇高。

他瞬间睁开眼睛往上一看,眼前是一片白白的猫毛……

“喵~”

布偶猫见他醒了,便站起来直接越过他的头,钻进了被窝,然后用自己的头顶和柔软的耳朵疯狂地磨蹭周泽楷的下巴。

周泽楷被这送上门的美猫蹭得瞬间什么都忘了,也没去细想这大冬天的门窗都关得紧紧的,猫咪是怎么进来的。

他伸手轻轻地抱住它,生怕它跑掉。小猫倒是非常配合地在他手臂上化成了一滩猫,圆溜溜水灵灵的蓝眼睛盯着周泽楷。这种萌萌的生物大概没有几个人能抵抗,周泽楷摸了两把它顺滑的皮毛就放不开了。

但是小家伙身上非常干净,简直太干净了,周泽楷不禁有点担心它是从别人家里跑出来的宠物,万一主人找过来不就乌龙了?

见周泽楷表情纠结,布偶猫有点急了,这都使出吃奶的劲儿在卖萌了怎么还在犹豫??莫非你是个狗派?

布偶猫唯恐周泽楷不养它,但它现在只是猫而已,除了卖卖萌撒撒娇别的什么都做不了。它喵呜喵呜地一边叫一边伸出舌头去舔周泽楷的脸,尾巴还圈着他的手,周泽楷瞬间缴械投降。

他一手抱着猫一手伸到枕头边把手机拿过来,上网买各种猫粮猫砂猫窝,一个店铺里这些东西一应俱全还有成套一键购买的,周泽楷爽快地付款并嘱咐发顺丰谢谢。

然后跟猫大眼瞪小眼好一阵之后,周泽楷想起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名字?”

猫:……

虽然我可以开口说话,但是我怕我一开口你就要被吓跑了。

周泽楷可能也意识到问一只猫的名字有点蠢,他思考了一会儿,盯着布偶猫漂亮的小脸,莫名的觉得有点眼熟。

它的眼神,很像昨晚遇到的那个人。

他说不出那到底是怎样的一种眼神,竟然能从一个人和一只猫的眼里找到相似之处,这本身就很离奇。

布偶猫看他半天没动作,又伸出舌头舔了舔。

“生煎包。”

周泽楷无意识地脱口而出。

布偶猫整个猫都呆住了,大眼睛盯着他的脸,动也不动一下。

“不喜欢吗?”周泽楷问。

“喵。”

这就是同意了?

周泽楷试图从一只猫的叫声里辨别它想表达的意思,事实证明不同种族之间确实不太好交流。

他从床上爬起来准备给家里的新成员找点吃的,然而法医同志家的冰箱里什么也没有,新买的猫粮还在路上。好在现代社会外卖行业发达,周泽楷从网上的生鲜店里定了些食材,预计一个小时后送达。

左右无事,他决定先看看江波涛发过来的案件资料。

DNA检验结果今天出来了,并成功地在数据库里进行了匹配。死者是个年龄20岁左右,身高180cm上下的成年男子,这些信息周泽楷在进行尸检的时候就已经得到了。只是照死者的详细资料来看,照片上的人不说魁梧,至少并不瘦弱,怎么看都不是个毫无反抗之力的男人。

但他的尸体上却没有剧烈挣扎反抗后会留下的印记,更没有从他体内检测出麻醉剂的成分,那么剧烈的痛苦,他怎么可能不挣扎?

想到这里,周泽楷又开始头疼起来。

最后一个问题,尸体表面明明没有创口,死者的内脏却不翼而飞,全身的血液和所有的水分被抽干,专案组十几个人头疼了整整一天,硬是想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再往下翻,就是尸体的照片和他写的验尸报告了。

周泽楷腿上抱着猫,看着电脑出神。

这个案子从一开始就出现了不合理的地方。案发现场在一个公园的人工湖边上,周围都是居民区。根据周泽楷的判断,死亡时间往前推算一下,应该在下午四点到五点之间,正是周边的学校放学的时间,公园里还有很多锻炼的老人,案发的时候却没有一个目击者,甚至没有人听见过一点不寻常的声音。

至于凶手,更是完全没有头绪。由于尸体已经完全呈风干状,被人发现的时候引起了不小的恐慌,现场被破坏得很彻底,初勘的时候几乎没有采集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痕检部门目前为止还在不死心地继续奋斗中,周泽楷作为一个法医,也只能尽自己职责以内的事,破案并不是他的长项。

门铃突然被按响,周泽楷这才发现自己已经枯坐了四十多分钟,赶紧起身去开门。

他前脚刚出房间门,布偶猫就跳上了书桌,爪子搭在鼠标上,快速地上下翻阅资料,一张猫脸竟是十分凝重。

一股子森冷的阴气突然钻了进来。

“靠!”

他顾不上许多,从键盘上一跃而起,身上金光流转,瞬间被拉长成一个人形。叶修一手执千机伞,一只手肘向后伸,落花掌蓄势待发。

周泽楷刚打开门就看见眼前黑影一晃,从半开的门缝边伸进来一只黑漆漆的手。

准确地说,那并不是一只手,倒像是什么动物的爪子。

指甲尖利,手腕细长,贴近身体的部分突兀地变得粗壮,像是被拉变形的人类肢体的样子看得人心理上有些不适。

“蹲下!”身后传来的声音很是耳熟。

周泽楷下意识地照做,头顶顿时白光迸溅。他不知道该不该抬头看一眼,鼻尖却突然嗅到了一丝腥气。

类似于野生动物的那种,混合着泥土和尘垢的味道。

他胃里一阵痉挛,差点吐了。

周泽楷蹲在玄关,大口大口地喘气,那种身体内部的不适有点像心脏病发作的感觉,外面的打斗声也渐渐远去,实际上并不是他们走远了,而是周泽楷的听力在慢慢变得微弱。

这样任由发展下去很危险。

他自己也意识到必须发起反抗,双手无意识地向后伸去,在什么都没有的一团空气里摸到了两团坚硬的,温度不一的物件。明明应该没有东西的,但这感觉却很熟悉,就像见到了久别重逢的老友一般。

胸口郁结的一团气仿佛突然找到了出口,抓紧机会喷发出去。

周泽楷感到压力一轻,浑身的力气也像是同时被抽走了一样,直接往前扑去。在失去意识之前,一丝似有若无的烟草味将他包裹起来。

他突然很确定,这种熟悉感不是错觉,而是某种十分久远的记忆。

 

一只翻书的手猛地顿住。

黄少天惊恐地大叫起来:“你做什么突然瞪眼睛,一大一小吓死人了!”

王杰希的眼睛盯着窗外,良久才转回来,上下扫视了黄少天一番,啪的一声合上手中的书本。大概是觉得黄少天实在不是一个理想的交流对象,他又把头扭开了一点,对上喻文州的视线。

对方保持着礼貌的微笑,眼中古井无波。

跟这老狐狸僵持下去是没有结果的。王杰希眉头蹙起,缓缓开口道:“枪王的气息,刚刚回到了神之领域。”

“那不是很好吗?”喻文州笑着说,“五圣一夜之间去了两位,现在有一位即将回归,是好事啊。”

王杰希用一种“别跟我瞎扯淡”的眼神看着他。

喻文州推了推眼镜,“少天。”

缩在角落里尽力减少自己存在感的黄少天毛都炸开了,僵硬着脖子抬起头来。

“你是不是去见过叶秋了?”

“啊……我……呃……”黄少天磨磨唧唧半天,见喻文州丝毫没有放过他的意思,只好放弃挣扎,坦白从宽道:“是啊……”

“他还是那副猫的样子吗?”王杰希问。

黄少天点点头。

王杰希“哦”了一声,不再言语,低头玩了一会儿羽毛笔。那根洁白的羽毛笔在他手里越转越快,几乎在屋里刮起了疾风。

“抱歉。”王杰希站起身来,抖了抖衣袍。“我先走一步。”

“路上小心。”喻文州还是那副客气的样子。

黄少天咽了口唾沫。看王杰希这一脸心情大起大落,神之领域怕是又有人要倒霉了。

 

此时的叶修也是被吓了一大跳,他刚刚一矛下去补了最后一刀,还没来得及把血抖干净就感觉到背后枪王的气息冲天而起,杀气原子弹式爆发,至少方圆百里的牛鬼蛇神都被一并杀干净了。

叶修赶紧跑回去,刚好迎面接住倒下来的周泽楷。他的手艰难地摸索到周泽楷的腰侧,荒火和碎霜瞬间听话地安分下来。

“真是厉害了,枪王大大,神魂离体还这么能刚。”叶修感叹道。

刚刚还一副半死不活模样的周泽楷突然抬起头来,一双浅蓝色的眼睛死死盯着叶修,双手一收,将他牢牢禁锢在怀里。

叶修愣了会儿,不确定地问:“……小周?”

“叶修。”周泽楷似乎还想说点什么,但是来不及了,他眼里像冰封一样的蓝色来势汹汹,又很快如潮水般褪去。

叶修看着他又陷入了昏迷,内心也是惊疑不定。

刚刚说话的确是周泽楷无疑,而且是神魂灵魂俱在的周泽楷。这不可能,他是亲眼看到枪王的神魂被抽离的,这玩意儿又不是头发指甲,说长就长,也不大可能自己长了腿跑回来。

除非,当时被抽出去的并不是周泽楷自己的神魂。

叶修眼底的神色晦暗不明。

他心里早已有了答案。


评论 ( 12 )
热度 ( 5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