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宿扛把子。社畜。圈地自萌。熟读原著再来看同人谢谢。语言环境无中文,语法可能紊乱。但是周叶太好吃了。

© Turumiasa
Powered by LOFTER

【周叶】这锅我不背 26

·周♂叶♀,避雷事项参见前文

·黄少天说他不想再跟这群人做朋友了

============================================

51

 

众位媒体翘首以盼的赛后记者会上却并没有出现叶秋的身影,甚至作为新科冠军队队长的周泽楷也没有接受采访,颁奖结束之后两人就一起消失了。

如此神出鬼没,走位风骚地在众目睽睽之下溜走,一看就是经验丰富的叶秋在带周泽楷飞啊!

黄少天义愤填膺地说。

轮回战队那边看起来情绪稳定,江波涛官腔打得信手拈来,敏感话题一律混过去,多来几次记者们也差不多知道轮回的态度了,心知再怎么问也问不出什么有价值的内容来,索性放弃。

对于落败的蓝雨战队,记者们也是很有兴趣采访一下的。然而喻文州却没有作出什么给自家队伍加油打气再接再厉的发言,而是坦然承认了自己在个人赛中的无力的确是导致这次比赛失利的原因之一,并表示:“输了就是输了,没有什么借口,但我们下个赛季的目标依然是冠军。”

豪门战队的大气展露无遗。

但是蓝雨的回应也就到此为止,无论记者如何发问都无法获取更多信息了。尽管如此,他们也是收获颇丰——仅仅是叶秋现身总决赛现场这件事就够炒半个月的。

而此时的叶修和周泽楷其实并没有离开很远。不仅没有遁走,并且就在会场附近。

由于荣耀近年来大爆的人气和超高的国民度,总决赛的举行对周边的路况造成了巨大的影响,GPS上整个道路全红,以至于整个会场周边的商铺中都没有什么客人。

两位前后第一人从偏门溜走之后去吃了点东西,叶修本来就是一时兴起跑来的G市,现在见到了周泽楷,反而不知道该去干什么了。她前二十几年的人生中关于约会的经验有且仅有一次,就是跟周泽楷的那一次。将青春都投进了荣耀里的叶修大神绞尽脑汁也没能想出一个合适的玩法。

倒是周泽楷破天荒地开口说有个想去的地方。

叶修爽快拍板,于是被周泽楷带到了一个……电玩城的门口。

对于十五岁之前乖乖当着大小姐,十五岁之后完全变成网瘾少女的叶修来说,电玩城这种地方只存在于认知里,她连想都没想过有一天会进去里面。

周泽楷倒是要熟一点,不过他其实也对抓娃娃和各种街机的兴趣不大,也没怎么来过G市,突然想来这么个地方,实际上是因为轮回的车开进会场的时候在这儿堵了一会儿,百无聊赖地看着窗外发呆的周泽楷被电玩城外墙上贴的海报给吸引了。

海报做得很是可爱,少女粉的底色,上面画着软乎乎圆滚滚的皮卡丘。

荣耀的这帮职业选手之中,随便抓出十个里至少有八个都是宅,游戏涉猎广的很。比如张佳乐就对太鼓达人有种谜一样的狂热,不仅要打街机,随身携带的掌机里也装的是太鼓达人的卡,打起来茶不思饭不想,一度沉迷。孙哲平评价说张佳乐要是去职业打这玩意儿,也是个神级选手。

再来就是孙翔,职业圈内知名索狗,从游戏机到耳机都要买索尼的,曾因为嘉世的宿舍管理员不让他在墙上挂电视机而跑到崔立办公室拍桌子吵架,声音大得整个楼道都听得见,连楼上的陶轩都被惊动了,赶紧说不就是看个电视吗,装装装,这就联系人给你搞个机顶盒。孙翔一脸莫名地说谁要看电视啊,我就打打PS4。

上面那俩的爱好都还算比较单一的,游戏宅中佼佼者莫过于黄少天,曾有一整个夏休期待在家里打游戏不冒泡,导致整个职业选手群都以为他被人给做掉了的经历。

黄少天沉迷游戏沉迷到连话都不说了,这多可怕啊!

跟他们比起来,周泽楷算是宅得比较内敛的,毕竟外表太像个现充了,很难让人把他往宅男的方向联想。

江波涛坐在车上塞着耳机睡得迷迷糊糊的,感觉车好像没在动,才悠悠转醒。结果刚睁开眼睛就看见自家队长望着窗外,眼睛里都快喷出小星星来了。

江波涛:??!

他睁着朦胧的双眼往窗外看了看,确定叶神没有站在外面才放心了些。

周泽楷很快就收回了视线,江波涛揉着眉心醒了醒神之后又去看他,他早已恢复了那副波澜不惊的模样。

叶修满脸好奇地看了会儿门口贴的海报,左边的简单粗暴,就是一个巨大的黄色皮卡丘。右边的内容就丰富了,上面写着pokemon collection一番くじ,下面列出了丰富的奖励物品,最顶上是S,下面从A到G分别对应不同的东西。图片比较大的几个是玩偶,再往下毛巾水杯挂件一类的,叶修不是很能理解这是个什么玩法,也没有去问。

周泽楷牵着她的手走到了电玩城一楼中央一个像收银台一样的地方,指了指那里让叶修看。

柜台前面站着一个年纪不大,高中生模样的男孩子,他正将手伸进一个方方正正的盒子里掏着什么。那个纸盒子的正面挖了个洞,开口挺大,可以看见底部铺着一些小纸片。

叶修一看就明白了,搞得这么复杂,本质上就是抽奖嘛。他俩走到后面排队,叶修就看那男生随手抓了一把,数出十张,又把多的都放回去,满怀希翼地盯着店员一张一张撕开。

现实很残酷,十张里面最好的只有一张D。趁着店员去拿奖品的间隙,叶修悄声问周泽楷:“你想抽哪个啊?皮卡丘吗?”

周泽楷点点头,待前面的人到旁边去了,便问叶修:“玩吗?”

“好啊。”叶修说。

店员将盒子拿起来抖了抖,问:“要抽几次呢?”

“十……”

周泽楷话还没说完,就被叶修打断了。

“一次。”

她笑了笑,“先试试嘛,万一手气不好岂不是全赔了?”

周泽楷摇摇头,“没关系,有这个。”

他抬手指了指奖品公布版,被抽出来的小纸片都撕开了贴在上面,还剩些什么东西一目了然。大概是之前来抽的那些人手气真的都不怎么样,只有B赏的两个名额被抽到了一个,S赏和A赏都还在,数量庞大的EFG赏倒是被贴上了大半。

被周泽楷指着的右上角还有个小圆圈,里面是一只跟A赏的皮卡丘玩偶表情略微不一样的另一只皮卡丘,下面一圈字:last one赏。

顾名思义,就是所有的东西都被抽空了之后的最后一个人可以得到的奖励。

看周泽楷这幅模样,显然是打定了主意,抽不到A赏就要拿到last one赏,执念很深了。这玩意儿抽一发40多块钱,要把里面这些全部抽完,钱还另说,要把这些东西都拿走也是个问题。

“确定是一次吗?”店员问道。

叶修赶紧抢答:“对。”

周泽楷也没坚持让她多抽,直接从钱包里抽出会员卡付钱。

“这玩意儿抽着比摸装备揪心啊……”叶修说着,伸手进去搅了搅,随便在手边挑出一张来。

店员接过来撕开一看,顿时笑容满面地执起桌子上的摇铃晃了晃,丁铃当啷地吸引了在一旁数东西的高中男生的注意力。

“前辈,好厉害!”周泽楷的脸完全被口罩和眼镜框挡住,声音却兴奋得很。

“恭喜你,抽到的是A赏。”

店员说着将纸片贴在看板上,蹲下身在柜子里找了一会儿,拖出一个目测有半米多长的巨大皮卡丘玩偶来。

叶修喜滋滋地接过来,塞到周泽楷怀里。

“看,我说的吧,一次就够了!”

周泽楷用力点头,乖巧极了,好像比刚刚拿了冠军都开心。他这时候看起来才有了点二十出头的半大小孩儿的样子,叶修越看越觉得可爱,忍不住伸手在他头上揉了两下。

由于身高的问题,周泽楷还微微矮身让她不至于踮着脚。

旁边的高中男生对吃不吃狗粮的问题不是很在意,他目瞪口呆地看了看叶修,又看了看那个仿佛散发着圣光的A赏标签,情不自禁地喃喃道:“卧槽,欧皇啊……”

“我靠,这么大个皮卡丘?难道不是抽纸盒套子吗?”

这声音听着很是耳熟。

叶修扭头一看,果然是又包得跟做贼一样的黄少天。

他看见叶修和周泽楷也是一愣,“咦?老叶?你不是不看动画片不打掌机游戏的嘛?怎么你也喜欢皮卡丘?”

叶修双手一摊,“我只是帮人摸boss,东西不是我要的啊。”

“什么?”黄少天看向她身边的周泽楷,感觉到他在看的周泽楷抱着玩偶的手一紧,空气中仿佛写了“绝对不给你”五个大字。

这时候叶修正好问道:“赛后记者会结束了?你来这里干什么?”

“我……我吃饱了,散步啊!”黄少天眼神躲闪,欲盖弥彰全写在了脸上。“反正不是来找你们的!你们该干嘛干嘛去,别在我面前放闪光弹!”

“哦,这样啊。”叶修也只是问一问,并不是很关心黄少天要去干什么。

却见喻文州慢悠悠地从门口走过来,左手拎着一瓶可乐,右手竟然牵着一个孩子。那小孩儿是真年纪小,也就初中生模样,长得倒是可爱,穿着一身看起来有点嘻哈的休闲装,戴着一顶花里胡哨的鸭舌帽,看起来很像是缩小版的黄少天。

他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看什么都好奇,突然盯着黄少天的背影不动了,并松开喻文州的手,呼哧呼哧地跑过来,一边跑还一边问:“黄少黄少,你想要的那个皮卡丘抽到了吗?”

黄少天:……

 

52

 

喻文州一走近就看到黄少天僵直着背站在那里,面对着的是一手抱着巨大皮卡丘,一手牵着叶修,表情紧张跟防贼似的周泽楷。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稍微联想一下也能猜到个七八分。

“叶神,好巧啊。”喻文州微笑着打招呼。

“哟,文州也来了?”叶修对着他挥挥手,“荣耀联盟第八赛季总决赛后蓝雨正副队长与轮回队长相约会场周边某电玩城,这新闻够有爆点的吧?跟瞎编似的。”

“喂你俩注意点啊,还有别人在呢!”黄少天努努嘴,示意一边蹲着的那小孩儿。

叶修立刻问:“小朋友,你玩荣耀吗?”

对方一脸茫然地摇头。

“看,这不就妥了吗?”叶修得到了满意的回答后又马上把头扭回来。

周泽楷在她身边闷闷地笑,叶修用一根手指戳戳他,“笑什么呀你。”

“前辈……那样子很可爱。”周泽楷一本正经地说,叶修的脸顿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绯红,伸手就去捂他的嘴。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对这种随时随地无意识秀恩爱的行为表示谴责。喻文州则是干咳一声,提醒她这里还有小孩子。

周泽楷被她捂着嘴,眼神十分无辜,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

叶修这才将注意力放到喻文州带来的小朋友身上,小朋友也一直看着她,好像就在等这个机会似的,立马跟连珠炮弹似的说:“叶秋姐姐!你好漂亮啊!黄少说你经常跟他PK,你能不能也跟我PK一下啊?”

这话说得挺讲究,先把叶修夸高兴了,再提要求,八成是喻文州教的。而且这说话方式一听就是受了黄少天的影响。

叶修抬起眼睛看向表情不崩的喻文州,又看了看急急忙忙把小朋友拉回去嘴里还在念:“瀚文你给我回来!看到她旁边那个是谁了吗?周泽楷!枪王!轮回的队长!刚刚抢了我们冠军的那个!他很凶的,我们离他远点!”

莫名躺枪还被污蔑很凶的周泽楷:???

叶修摸着下巴,突然笑起来。

“一家三口出来玩啊?不错嘛文州,什么时候有的孩子?”

喻文州没反驳她的前一句,而是直接解释道:“叶神说笑了,这孩子是蓝雨训练营的。”

那边的小朋友听到喻文州在说他,又哒哒哒跑过来:“叶秋姐姐,我叫卢瀚文!职业是剑客,你可以跟我PK吗?”

拉不住孩子的黄少天气得不行,只好使出杀手锏。他在钱包里抓了一把硬币,跟逗宠物一样在卢瀚文面前晃了晃。

“瀚文,我刚刚看到前面有抓冰淇淋的机器,你想不想吃冰淇淋啊?”

“要!”

小朋友很容易被转移注意力,黄少天满意地把钱塞在他的外套口袋里,一拍他的背。

“玩儿去吧!”

卢瀚文乐颠颠地就去找冰淇淋了,完全忘记了什么P不PK的事。

叶修看了这一大一小的互动,冷不丁地出声:“这孩子看着不错,什么时候出道?”

“什么出道!没有的事!”黄少天反应很快,喻文州则是感觉有点头痛,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叶秋就随口一说,你什么都招了……

不过叶修也就真的是随便问一问,得到了答案之后就放过了黄少天,摇晃了一下被周泽楷握着的那只手:“小周,你还有什么想玩的吗?”

周泽楷思考了一秒,看向了一排抓娃娃机。

他这一瞧,黄少天也顺着他的目光跟过去,只看了一眼,瞬间跟打了鸡血一样原地弹起,飞奔过去扒着玻璃橱窗兴奋地大声喊喻文州:“队长队长!你看这个!”

“……梦幻?”叶修好不容易从记忆深处扒出它的名字来,感觉自己真是太厉害了,这竟然都能记得。

“不是一般的梦幻!这是今年的情人节限定!我都不知道这家店什么时候引进的,太厉害了吧?不抓不是人啊!!”黄少天说着就掏出了钱包,熟门熟路地投币进去。

周泽楷示意叶修抱着皮卡丘,也拿出几个硬币扔进旁边的一台机器里,一手摇杆一手按键,全神贯注蓄势待发。

叶修第一次来这种地方,看什么都挺新鲜的,她四处看了看,现在的抓娃娃机跟她印象中的又有些不同,经典款抓娃娃机就是一个大夹子在玩偶堆里直接抓,现在有了好几种摆法不同的,比如对面的那排就是两根栏杆夹成一头宽一头窄的样子,玩偶放在窄的一头,应该是要用夹子把它赶到间隙比较大的那头去。

而黄少天和周泽楷选择的这种,是用橡皮筋把玩偶吊在一个D型环上,再将D型环扣在一根有些斜度的杆上,要用夹子把环给弄下来。

黄少天的方法是按顺序打两头,让D型环一点一点地蹭出来。他打得很准,全靠肉眼目测夹子张开后的位置与环的距离,竟然没有一次落空的。

几次下来,就能看见D型环的位置已经在往外面挪动了。

叶修不会玩这个,但是她显然很有兴趣,在旁边看得认真。黄少天再去掏钱的时候看见了,一种莫名的成就感油然而生。

“怎么样老叶?我厉害吧?”他洋洋得意,“我当年可是游戏厅小王子!抓娃娃专精十级!你看看有没有哪个喜欢的,我给你搞下来!”

那小模样就跟摇着尾巴求表扬的球形小博美一样。

咦,为什么是球形呢?

叶修呵呵一笑,打消了眼前的幻觉。“你就专心抓你的吧。”

这一说就像个FLAG一样,黄少天这次投的币全打了水漂,没有一次顺利击中的。喻文州忍不住说:“要不我来吧?”

“不!”黄少天作为一个激不得的狮子座,毛都炸起来了。“我就不信了还……”

话没说完,就听旁边一声闷响,周泽楷蹲下身,从底下取出粉粉嫩嫩的梦幻玩偶,三两下扒掉上面的橡皮筋,递给叶修。

“我靠啊,你什么手速啊周泽楷?”黄少天不可置信,“怎么可能这么快!”

周泽楷羞涩地笑了笑,“还好。”

“还好什么还好?深藏不露啊你,快来给我露一手看看!”黄少天眼睛都亮了起来,大力地拍了两下周泽楷的肩膀。

周泽楷从善如流地点头答应了,走到黄少天的机器前,低头一看,正好还有一次机会。

他推动摇杆的动作看起来很是小心翼翼,不像黄少天那么行云流水,双眼盯着红色的塑料D型环,好像在寻找什么。

黄少天的手一空,嘴就闲不下来了,在周泽楷旁边碎碎念。

“周泽楷你要打哪里呀?我已经弄出来一半了应该比较好搞吧?哎过了过了,咦这位置不对吧,打后面的话还要再进一点点……哎哎哎你怎么就按了?”

夹子张开,降下去的时候准确无误地敲击在了D型环上,这时候距离它能下降到的高度还有一截,一击下去的力量很大,短短的杆都剧烈地抖动了一下,夹子停顿一秒,又往上缩,刚提起来一点,整个D型环连同玩偶就瞬间掉了下来。

饶是叶修这样完全不了解抓娃娃界的弯弯道道的人也看得出来,这操作简直太骚了!

黄少天在看到D型环掉落的时候就沉默了,直到周泽楷把娃娃递到他手里,才如梦初醒地瞪大了双眼。

“卧槽!!这是什么操作?你是个BUG吗?”黄少天抱着玩偶摸了半天,才接受了这个冲击性的事实。“这什么原理啊你怎么做到的?”

“呃,就是……打重心……”让周泽楷解释确实是太难为他了,他抬起手飞快地比划了几下,看都看不清,费力地挤出这几个字的描述之后就一脸“懂了吧?”的表情看着黄少天。

这就完了?

黄少天等了半天没有下文,就紧盯着周泽楷的眼睛。

周泽楷看他还想追问,急得汗都要出来了,几次尝试着开口都不知道怎么说,最后还是叶修看不过去了,往前走了两步将他挡在身后。她手指间夹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点的烟,走过去喷了黄少天一脸二手烟。

“问什么问啊,这种机密怎么能随便告诉你?至少也得上交点好处吧,比如稀有材料什么的?你们蓝溪阁的存货不少吧……”

“靠靠靠我问你了吗叶秋?有你什么事啊?”黄少天一听到稀有材料就知道这人打什么主意了,顿时鄙夷道:“你连周泽楷的便宜都要占,还是不是人啊?”

叶修用烟头指着他,另一只手抬高了去够周泽楷的脖子,抬着下巴看黄少天。

“说什么呢,我正经占他便宜的时候怎么可能让你看见?”

黄少天愣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叶修这是在讲什么带颜色的段子,倒吸一口冷气。“叶秋你你你你你……”

叶修递了个眼色,安静看戏已久的喻文州会意地岔开了话题:“少天,周队,你们的娃娃怎么带回去?抱着在街上走不会太显眼了吗?”

他这话一说,其余三个人都陷入了谜之沉默。

诚然这里是最危险又最安全的地方,他们还特地做了点伪装,但是这幅遮遮掩掩的样子抱着硕大几个娃娃,随便哪个路人都会看一眼的好吗?

黄少天和喻文州还好点,让卢瀚文拿着娃娃就行,叶修和周泽楷还有个超大的皮卡丘,这一走出去不穿帮才有鬼了。

周泽楷也意识到这个问题很严肃,他思考了一会儿,掏出手机,拨号……

疲于应付记者的江波涛刚坐上车就听到手机铃声,没由来地背后一凉。

 

 ============================================

一万个想写的番外工事中,想趁着夏天把我预想已久的海边写出来啊~

评论 ( 106 )
热度 ( 277 )